天津一殡仪馆开展体验“死亡”引热议 您怎么看?

29日下午,数十名社会志愿者在天津塘沽殡仪馆体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生死别离”。在工作人员的协助下,志愿者依次躺在棺材中,闭目凝神,陷入沉思。主办方“鹤童老年福利协会”介绍称,这正是体验活动中最具“生命意义”的躺棺环节,此次活动通过体验“死亡”的方式,旨在让大家感受生命的庄重与珍贵。

来自地产行业的小朱是第一个体验者,也是躺得时间最长的一位,睁开眼睛脚踩土地的一刹那,他感叹到:“回到人间的感觉真好啊!”小朱告诉记者:“刚盖上棺盖的时候我还没太做好准备,略微有点紧张,但是很快就平静下来了,我闭着眼睛,想的都是平时与家人的日常生活场景。我当时想,如果此刻真的要生离死别,我最后悔的是没有好好陪伴家人、朋友,所以这次活动之后,我要更加珍惜现在的生活,抓住眼前的人和事,使生活更加有意义!”

一位来自蓟州区的参观者说:“这次活动使我受益匪浅,因为这些都是平日里接触不到的。清明节不仅仅是让我们追思故人,还让我增加了对生命意义的认识和敬畏,使我更加珍惜生命,更加好好地生活,感觉得到了一次心灵的洗礼。”

事实上,该类“生命体验”活动已经不是首例。2014年,天津大学化工学院就举行过生命意义体验的活动,通过“亲身经历”临终、结婚、地震、残障四种体验,激发热爱生命、努力实现人生价值的强烈共鸣。

再往前推,这种“死亡”体验早在2009年就出现在韩国等地。彼时,虽然韩国经济飞速增长,但很多人并不感到幸福,一些人甚至选择轻生。为此,韩国从政府到民间都推出了“临终体验”的假死体验课程,呼吁人们珍惜生命。

针对这种特殊的体验仪式,网友@QUEENA–LAK认为,虽然有些恐惧,但是更能体会到生命的可贵!但也有人提出了质疑。网友@废弃的帐号表示:虽说死亡也是生的一部分,但还是无法接受这种体验,太瘆人了,不少网友也表示有点吓人。

回顾当年,“死亡”体验在亚洲地区走红有其深刻的社会背景。当时,金融危机风暴过境留下残伤。2009年的一项统计数据显示,韩国在经合组织成员国家中拥有最高的自杀率,这个数字是美国的两倍。高居不下的自杀率引发社会对生命存在意义的讨论和反思,标榜重新认知生命的“死亡”体验应运而生。

在我国,“死亡”体验的现实背景又是什么呢?上海市徐汇区精神卫生中心主任医师单怀海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表示,人们对维护心理健康的需求与日俱增,但现有的心理咨询服务质量却远不能满足社会需求。大陆的心理咨询机构以院校和医院为主,然而以古典的精神分析治疗为例,耗时较长费用也很高,学校里几乎不能做,医院也不愿做,那么社会机构就随之进来填补空白。

单怀海提出疑问,这种体验方式是否符合心理治疗的理论?“如果仅有操作其效果存疑。”心理咨询专家柏燕谊则提出,“死亡”体验的理论基础并非主要问题。“涉及的理论依据包括角色扮演、情景模拟和场景体验,在行为治疗中是可以被允许的,从技术手段上说没有太大问题。”

柏燕谊认为,这样极端化的体验会带来负面的潜意识影响,个体的感受力和敏感度不同,心理发酵过程和深度也不一样,因此产生的作用无法预计。

在柏燕谊看来,这包括组织者设置是否到位,导入把握得是否准确,包括引导语、情景设置和铺垫工作以及心理状态前期分析等,而这些工作专业性很强,因人而异,对咨询室技术考验强,商业性的心理咨询机构恐怕难以把握。

在上海市人大代表刘诗强看来,如何经营管理心理咨询行业是政府监督管理的重要课题。他建议称,心理咨询行业应该由医疗行业部门管理。企业想要创办心理咨询机构,需先获得由卫生局颁发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然后才能办理营业执照或者变更企业经营范围。而企业法人营业执照中规定的经营范围必须严格执行,如果经营范围有变化,需及时前往企业所在区域的行政管理局分局增加经营范围。

“死亡体验”备受争议,有人追捧点赞,更不乏大量批评质疑的声音。有人认为这种方式太过恐怖,无益于减压;也有人认为,模拟葬礼无异于自杀手册。显然,从理论到实践,以“死亡体验”为代表的心理治疗还存在尚多悬而未解的困惑和难题。那么您又是怎么看待的呢?(前沿新闻编辑陈致远综合报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