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鬼故事系列日志之【哭丧路上有奇闻】2

外婆一直神志不清,稍微清醒一下就会哭的昏死过去,我们守在外婆的床前,突然余神仙来叫我,我一直认为余神仙弄这些事情只是故弄玄虚,为了赚钱甚至不在乎他人的安全,所以对他特别的反感。

“唉,是啊,你外婆的灵魂很顽强,米打不掉,桃树枝抽不走,她甚至趴在棺材底,你外婆幼年丧父,少年丧母,中年丧夫,晚年丧子,她的心已经死了啊”

“今年是没有大碍,但最迟不超过明年四月初四,有什么好吃好喝的你们给她吃点,让她高高兴兴过完这些时间吧,你外婆真是苦命的人啊”

“这个不劳神仙费心了,那么你说我哪天死呢?我也扑丧了吗?”所谓神仙这种人就是喜欢故意说点吓人的话,然后假装帮你化解了,借此既得财又得名,这种把戏只能在农村骗骗乡亲们还行,一点科学依据都没有,所以我向来对此不屑一顾!

“哈哈,神仙何以见得呢?”我觉得这神仙的话好可笑,若能逃过此劫荣华富贵享用不尽,这是电视里面的台词啊,以为我三岁小孩哦!

“昨晚你看到的抱小孩那个人,你不觉得奇怪吗?这就是一种暗示,如若不找人化解,此劫怕是难过哦”他终于进入正题了,要化解就要找他,要找他就得给钱,哈哈,真是老狐狸啊,可是我不吃这一套!

“那么,余神仙,我和你打个赌怎么样?如果明年四月初四以后我和外婆都没事你该咋办?”和他打赌我胸有成竹,害我和表弟差点命丧悬崖,我要戳穿他的骗局!

“如果到那天,你和你外婆任何一个人没事,我从此收山,归隐山林”呵呵,他还那么好面子,装出很有信心的样子!

“如果你输了,静静的离开,别生是非!”余神仙打断我的话,原来他是想让我离开,怕给他添麻烦,坏了他的名声!

打赌完毕,余神仙收拾包裹回家去了,我返回外婆的屋里,我心里忍不住暗暗好笑,这个赌余神仙输定了,因为昨晚我说路上有个抱小孩的人,其实只是一个谎言,因为车速太快,我来不及刹车,还摔伤了表弟,怕不好交差,所以故意编了这么个谎言,今天白天有人去悬崖下看了一下,发现摩托车正好和二舅的拖拉机摔在一起,都成废铁了,大家以为是二舅舍不得他的摩托车,要一起带走,这样我的这个谎言就显得更真实了,连余神仙都相信了,哈哈哈,他输定了!

此事我一直藏在心里,没有对任何人说起,包括妈妈和蓉儿!说了怕她们担心,忍不住要去找余神仙来化解,那么我正好中了他的圈套!

告别蓉儿,我要去见见余神仙,我怀疑外婆不是上吊自杀,哪有那么巧的,正好在四月初四这天去上吊呢,莫非是余神仙看打赌要输了故意谋杀了我外婆?还有我想问问他蓉儿是怎么死的?为什么大家都讳莫如深,蓉儿死了我有没有去扑丧?我想看看,为了蓉儿,我是否能忍受那米打树枝抽的痛苦!

回到家,家门大开,屋里烟雾缭绕,余神仙在堂屋中央摆上一个法台,正在做法,法台周围燃着香烛纸钱,台上摆了一桌佳肴,其中有一道菜是我最爱吃的水煮鱼,看那做法,看那菜色就是蓉儿亲手做的,还冒着热气。堂屋两侧坐着妈妈、妹妹和一些亲友,妈妈和妹妹眼睛红肿,还在不停的抽泣,莫非是他们知道我为蓉儿扑丧了,特地找余神仙来化解的吗?

突然间我对余神仙没有了恨意,再没了较真的心情,不再有牵挂,也没有什么放不下的了,只有一种超凡脱俗的感觉,没有了痛苦,没有了伤感,没有了恐惧,一切都是过眼云烟……

我轻轻的走进堂屋,没有人搭理我,我也没有招呼任何人,包括妈妈和妹妹,虽然相互就在眼前,但感觉已经形同陌路,只有余神仙对我微微一笑,招呼我坐下吃饭,折腾了一夜我还真饿了,肚子咕噜噜响,我没有招呼任何人,拿起筷子开吃了,首先夹一片蓉儿做的水煮鱼,酥嫩美味,香飘满屋!

“妈,我对不起您,孩儿不孝,今天要与您告别,若有来世我一定好好报答您”我放下碗筷,虽然有一种慷慨赴死的气概,但忍不住眼泪扑簌簌往下掉,妈妈辛辛苦苦把我抚养成人,起早贪黑省吃俭用,供我上学,一生为我牵挂,如今我却要恨心离她而去,我自私,我不负责,我不是人啊!

“儿啊,你放心的去吧,你还有什么话要给妈说?还有啥心愿未了吗?”妈妈痛哭着,几乎说不出话来了,屋内众亲友都哭了!可能他们都知道我为蓉儿扑丧去了!

“妈,我没啥心愿了,只是请您原谅我的不孝,希望您别为我伤心,有妹妹照顾您,我一千个放心;妹妹,谢谢你,哥给你磕头了”我起身跪在妈妈和妹妹面前拼命磕头,没有人阻止我,也没有人来扶我!

妈妈和妹妹哭的晕死过去,众亲友也围在一起痛哭,余神仙把我拉起来,我在一旁呆呆的看着这一切,他们都视我不存在,仿佛我就不该属于这个世界!看鬼故事关注我

“妈妈,我走了,您要保重;妹妹,哥对不起你,让你受苦了;各位乡亲父老,我妈和我妹就拜托给大家了!”说完,我凄凉的向门口走去,众亲友还围着妈妈和妹妹在那里痛哭,依然没人理我!

我走到门口,用衣袖拭去眼角的泪水,叹了一口气,定了定神,有种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气概,迈步准备往蓉儿家走去,突然余神仙拉住了我。

“这个锦囊你拿着,千万不要去芙蓉家,镇上的班车马上要发车了,你先上车,打开我给你的锦囊再说,快点,否则来不及了”余神仙塞给我一个布包,然后把我往外使劲的推,看他很急切的样子!

我们镇里只有一趟进城的班车,凌晨六点发车,到城里正好天亮,所以赶班车的人半夜就得起床,我不知中了什么邪,稀里糊涂的往车站跑去,经过蓉儿家门口都忘了进去看看!

还没到六点,班车里已经坐了十几个人,都是些亲戚邻居,他们没人招呼我,我招呼他们也没人理我,没心思给他们纠缠,我坐在了最后一排,这里座位空的!

“是啊,你说咋有这么痴情的丫头啊,当初她家给农农做棺材的时候她就死活要为自己做一口,她父母不同意,这不,她天天绝食!”

“你们在说什么啊?什么蓉儿要和我一起死?什么给我做棺材啊?我不是在这里好好的吗?”我一骨碌站起来,对他们嚷到,可惜没人理我,他们继续嚼舌根!

“张大婶,王表嫂,赵大爷,你们在说什么啊?什么意思啊?”我到他们面前一个一个的哀求,还是没人理我,他们看都不看我一眼,继续在那里谈论着我们的家事!

我急的在车里乱蹦,使劲拍打他们的座椅,仍然没人理我,突然想到余神仙给我的“锦囊”,我坐回后座,打开那个布包!

首先是一张我们县的日报,日期是农历三月二十七,正好七天以前的了,余神仙用红笔给我标示了一则配图新闻:

五月六日(农历三月二十七)我县大渡河旁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辆摩托车为了避让路中间抱小孩的行人翻入大渡河里,摩托车驾驶员你弄我农在入水瞬间奇迹般的将后座的女友推倒岸边,自己和摩托车一起被河水卷走,下午尸体在下游被打捞上岸,其女友被送往医院后苏醒,医生说没有大碍,调养两天就可以出院!

天啊,这是怎么回事啊?我死了吗?我不是好好的呆在这里呢?再看看布包里,有余神仙画的一道符,仔细看看是一封信,信里余神仙告诉我,七天前我已经死了,但是我自己并不知道,所谓阴魂不散就是这样造成的,我下葬时妈妈和蓉儿都来扑丧,幸好妹妹的哀求把妈妈的灵魂呼唤了回去,这就是母爱的伟大;蓉儿却始终驱之不去,年轻人冲动,责任心太薄弱,连父母的呼唤都无济于事,她的灵魂和我一起下葬了!

今天是我的头七,大家都知道我会回来,余神仙提前为蓉儿家做了法,给他们贴了符,我来了看不到他们就没事;为了化解我的怨气,让我安然的离开,余神仙在我家设了法台,一步步引导我放下牵挂,说服我接受现实,希望我静静离开,不要给活着的亲人带来任何灾难……

我瘫坐在车里,一幕幕往事又浮现在眼前,妹妹给我打的那个电话,原来只是余神仙施的法术;大家都不理我,只是看不到我的存在;妹妹急切的要我离开,她是怕我把妈妈带走;蓉儿口口声声骂我骗子,她是想和我一起走……

我忍不住放声痛苦,车里突然安静下来,人人大惊失色,车外一个熟悉的身影跌跌撞撞向班车跑来,那是蓉儿,她虚弱的身子连踏上班车的力气都没有,几乎是爬上车来的!

“芙蓉妹妹,你要去哪里?你家人呢?”车里有人赶快把蓉儿扶住,大家关切的询问她,蓉儿没有理会他们,扶着座椅径直往最后排挪过来,站在我面前停住了!

“蓉妹,你回去吧,对不起,我们没法在一起,这是天意,你有爸爸妈妈要照顾,还有我妈和我妹也麻烦你帮照顾着点,我确实是骗子,你忘了我吧”

“我不听,我不听,骗子,大骗子,我要和你一起走”蓉儿哭着想来抓我,结果摔倒在车里,有人赶快把她扶起!

“芙蓉妹妹,我告诉你,你快滚,别让我再见到你,若再看到你,我一辈子鄙视你,我就要骗你,怎么着?”第一次对蓉儿发火,我背过脸去,哽噎着说不出话来!

车里人都惊恐的下车了,他们说刚刚感觉到有人在强烈的拍打座椅,还听到鬼哭声,又看到蓉儿对着后排空座位自言自语,他们怀疑农农的鬼魂在车里,全都惊慌失措跑回家了,司机也不敢开车了,赶紧锁上车门,要找余神仙化解一下才敢从新上路!

车外有两个人在向我招手,一个是外婆,一个是李大伯,他们提示我该走了,可是我去哪里呢?没有家,没有蓉儿,我何去何从啊?我不想走,我想一直呆在车里,在这里我随时能听到蓉儿的消息,我想一辈子暗暗的守着她!

“爸爸,我好想你!”我紧紧抱住了爸爸,原来我直接透过车玻璃就出来了,现在的我只是虚幻的灵魂,“爸爸,您为这个家操劳一生没有享一天福,这是我终身的遗憾,现在我可以好好孝敬您了,我一定把以前亏欠您的都补回来”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