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_百度文库

鬼故事、_社会民生_生活休闲。迷雾中的那盏灯 九九重阳节那天,我和老公开车去山中求子,结婚五年了,我们一直没有孩子,求医问 药, 花了不少钱, 也被四处流窜的野郎中骗过, 所谓病急乱投医, 我们不放弃任何一个希望。 大医院检查过,

迷雾中的那盏灯 九九重阳节那天,我和老公开车去山中求子,结婚五年了,我们一直没有孩子,求医问 药, 花了不少钱, 也被四处流窜的野郎中骗过, 所谓病急乱投医, 我们不放弃任何一个希望。 大医院检查过,都没什么大毛病,医生说主要是情绪环境等因素,这可就难了,没有一定的 标准,具体执行起来一头雾水。各种方法试过之后,还是毫无动静,此次上山,就是为此事 而来。 没进山之前天气一片晴好,阳光万里。刚拐过一个弯路,眼前就迷蒙蒙的了:一股股的 清雾从山上下来,缠绕飞舞由淡转浓,渐渐看不清道路,老公开得越来越慢,打开车灯能见 度也就几米远。大部分的客车都停开了,三三两两的人群都开始往回走,还有几个人惊奇地 看看我们的车,摇着头叹息着离开了。老公看此情景也打起退堂鼓,不如我们也回去吧,明 天再来, 或者再选日子?我一听就心口发堵, 想起平日里为此事所受的指指点点和婆婆的冷 言冷语,气都不打一处来,要回你回,反正今天我是非要上去不可,成不成在此一举,我为 此事遭的罪还少嗎,说着就红了眼圈,要掉泪的模样。老公无奈,也只好硬着头皮往前开。 犹犹豫豫中我们已经走到了半山腰, 前后左右全是雾蒙蒙的, 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早已分不清哪是路哪是山哪是树木岩石。 汽车基本是比蜗牛还慢, 而且每一步都是心惊胆战, 唯恐一不小心就会坠落悬崖, 想起路边那些树木丛生岩石遍布的又陡又峭的沟壑, 如果滚落 下去,后果不堪设想。想到这儿我就头皮发紧,心脏缩成一团,此时我也不敢再说话!我知 道想下山和想上山都是一样的,全都看不清,已经没有了退路。看看他,只见他脸色阴沉, 紧闭双唇,精神高度集中,也顾不得埋怨我,而我却开始恨自己太任性,这可是生命攸关的 事情,唯有期待上天开开眼,赶快云开雾散,放我们一条生路。 正在我们左右为难万分焦急的时刻, 一团橘黄色的灯光出现在我们车前, 在迷雾中发出 幽幽的温暖的光辉,它忽闪忽闪地往前飘移。我抱紧了老公,盯着它颤声问,这是什么,不 会是传说中的鬼火吧。老公一向胆大,哪有什么鬼火,也许是前面也有一辆汽车也说不定, 我们跟着它走,它的速度也不是太快,始终保持着让我们看见的距离。如果说是汽车,怎么 能只有一个尾灯,而且还是黄色的。尾灯应该是红色的才对。刚开始我们心里害怕,远远地 跟着它,后来见没有什么事,而且盘山公路的弯度它掌握得刚刚好,我们放心地跟着它。奇 怪的是, 它像知晓我们的心事, 一路领着我们到了山上的古庙, 还没进门, 它就消失不见了。 此时,大雾瞬间就散了,古庙清晰地出现在我们面前,里面有袅袅的轻烟飘散出来,正午的 太阳照着院子里蓬勃生长的树木草丛,寂静安好,一切好像从未发生。想再找找那橘黄色的 灯光是怎么一回事,却没有一点痕迹,真像一场梦一样。 庙里只有一位老太婆笑眯眯地看着我们,为我们递上香,和蔼地看着我们上香许愿,最 后我们要下山了,她又依依不舍地目送了我们那么远,仿佛我们是她的亲人一样。 三个月后, 我怀孕了, 十个月之后, 生下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家伙, 眼神明亮, 哭声贼响, 小胳膊小腿蹬得特有劲。 当孩子满一周岁的时候,我和老公又开着车上山还愿,当我们再次走进庙里时,发现一 切都变了模样,和蔼可亲的老太太不见了,只有一个面无表情的老大爷在扫地。我想起那天 离奇的事,就忍不住问老大爷,这里是不是有一位老大娘,面目可亲,今天怎么没见她,我 们上次来的时候,她还在。听到我们提起老大娘,老大爷的眼神一下子暗下来,你们是说, 我家的那个老太婆吧,她走了有好几年了。那一年重阳节的前一天,她回家看望小孙子,小 孙子要跟她一起上山来玩,谁曾想,小孙子想摘路边的野果,一脚登空就滚落悬崖,她觉得 自己罪孽深重,也跟着去了。唉,一瞬间两条命呢,说着老大爷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听到这里,我只觉得毛骨悚然,后脑勺发凉,心情却又沉重无比,我安慰了老大爷一番 就心事重重地走了。 如今一起大雾就想起那不可思议的灯光,心里总觉得怪怪的。 农村灵异故事之天谴 四十年代,六月里的夏季,在长白山林中,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几个狩猎人,他们分 别是,四十七岁的柳巴夫、四十三岁的刘福田、三十八岁的王建华、二十五岁的赵建东向着 不远处放山人遗下居住的窝棚冲去, 他们进得屋中屋外的大雨下得更大了。 电闪雷鸣不断声 声, “咔嚓嚓??咔嚓嚓”的雷声就响在这现已是四人躲雨的小窝棚里。这大雨还是再下, 要比原来下的更急促了, 那雷声是围绕着这间小窝棚一个接一个炸响个不停。 当人们明白过 来的时候,才发觉有不对之处,只听得柳巴夫他说, “不对?我说刘福田,你听,这雷它是 围绕着咱们四人避雨的这个小窝棚所响所劈打?” “是呀,柳哥我也听出,听老话讲??难不成我四人当中,谁做了伤天害理之事不成? 在我们这四人当中有雷劈之人?” “我也听说过??这雷它找三世?”在他二人说话的时候这雷声响的更急更密切了。 “轰隆隆??咔嚓嚓??轰隆??咔嚓嚓” 天越来越昏暗,那闪电白白着光一道道接连不断的打着划着。 “真有此事?我怎么没有听说?” “嘿嘿,嫩芽子,建东你才几岁?等着你到了我的年岁你什么都会知道。 ”是柳巴夫在 说。 “轰隆隆??咔嚓嚓??咔嚓嚓” 此时的雷声仍然是一个接上一个在围绕着这间小窝棚 在打。再也沉不住气的刘福田他说, “不好,柳兄,我看这雷??它说不定真是在找我们四 人当中的谁?为什么是围绕我们避雨的窝棚在劈啊?” “福田大哥、 柳巴夫兄长, 你看啊, 不, 你是说我们四人之中谁犯了天理?雷它要劈谁? 总不能是我们四人一起劈吧?”在王建华他的问话中雷声电光更加急急了。 “怎么会有这等事?我我也没做什么坏事?我是孝顺父母的! ” 这三人没有听害怕的赵建东他的解释,只听得柳巴夫他说, “这样吧,今儿这雷它响得 真是有诸多的蹊跷,我们四人当中必有一人是有罪过,可能是雷它要找的对象,你们看,这 样如何?” 柳巴夫说道这里他停下不再说了, 只听得刘福田他焦急的询问他催促着说:“柳 哥你看怎样好你就照直说,我们大家全听你的,你就快说吧。 ” “我看这样,我们四人把自己头上的帽子一一扔到屋子外,要是雷声它不响,证明此人 没有什么罪过。 ” “好,就听柳巴夫大哥的,好,我先扔! ”说着说着,三十八岁的王建华就摘下了自己 头上带着的帽子扔了出去,说也奇怪!刚才还是电闪雷鸣的天空突然,那个急促的响雷它不 打了,居然它停了下来,雨还再下。 王建华笑呵呵的说, “柳兄,刘哥,看我没什么事?那雷它找的不是我?”王建华他说 完走出了窝棚把自己的帽子拾了回来,他高兴着走进了窝棚里。他的脚刚刚落地, “咔嚓 嚓??轰隆隆??咔嚓嚓”密集的雷声又起, “好,王建华他没有什么不是,我是大哥那就 该是我了,好,我不连累你二人,我现在就把帽子扔出去。 ”说着说着柳巴夫就把他的帽子 扔了出去,他同王建华一样,雷不响了,闪电也不划了连雨也停住了。 “就剩下你我二人, 这雷找三世又是我说的, 难道这雷真得找上了我?这回该是我刘福 田扔帽子了。 ”说着说着四十三岁的刘福田再看了一眼赵建东他把自己的帽子扔到了屋外, 雷声也是没响,电光隐迹。 “啊!不是我们三人?是是你,赵建??”在众人吃惊中,二十五岁的赵建东他哭丧个 脸,回头看着众位说, “我真的没有做过坏事,就连和爸妈顶嘴我我都没有过。 ”王建华说, “你跟我们说没有,你听你听?你好意思让我三人与你陪葬?” “咔嚓嚓??咔嚓嚓??轰隆隆,轰隆隆??咔嚓嚓。 ”密集的雷电比原来更是密密急 急, “赵建东,你还是快把帽子扔出! ”突然一个大火球跟随着一声雷鸣就在众人眼前穿过, 它是顺着东墙角进又从北墙角出去,王建华他厉声喝道, “你你还不快把帽子扔出去啊?你 要干什么?没做坏事你怕什么?快扔。 ” “是呀,赵建东,如果你自己证明不是王建华他所说的一样,你就赶紧快把你的帽子扔 出去??如果雷声停了谁还会怪罪你啊?你还是快扔出去。 ” “轰隆隆, 咔嚓嚓??嚓” 又一个大火球顺着窗户进来, 它滚动来回在窝棚里燃烧 “看 看,我们别再跟他废话,柳巴夫大哥,王建华弟弟我三人走,这窝棚就留给他,也比看他这 窝囊样好,走,我们再不走,看见没有?雷它都今屋里来了。 ” “柳大叔你你帮我说说啊?我们就住在前后院?我我真没有做坏事??你你你们为什 么这样逼我?” “咔嚓嚓??轰隆隆,咔嚓” “熊样,你到底扔不扔你的帽子啊?你真要大家陪着你着雷劈?熊货! ” “好,好,刘叔你你想着跟我妈妈说, ‘就说下辈子儿子再来孝” “啰嗦,我看,还是你留下,我们走! ” “啊!啊??我扔我扔!好,我扔,我扔。妈爸”一个半弧形影子雨中一闪,一顶帽子 扔出了门外落到了雨水中。 “咔嚓嚓,咔嚓嚓,轰隆隆” 那顶帽子被雷击着起了火,虽然大雨瓢泼电击的帽子火苗燃烧得更高了。 “啊!?雷??那雷真是要劈他?” “真看不出是你,你小子,赵建东! ” “是呀!雷找得真的是他! ” “你们不要猜疑,我听说雷找三世,但不知是他那一世?” “啊??啊!你们不要说了,不要说了,啊??啊??”一个人早就动身疯跑,跑出了 窝棚,就跪倒在雨中他大声喊道, “我不曾做的坏事,为什么?为什么?雷你要劈我啊?” “咔嚓嚓??咔嚓嚓??”随着一声惊雷炸响,狂风猛卷,环环旋旋不见跪在雨中的赵 建东。 不知多久,不知过多久,赵建东在雨水中醒来。他懵懂的想着, “我,这是在那里?是 阴间?我当真被雷劈死?”他下意思去摸自己的身体, “啊!我的手、胳臂、还有这腿脚它 都好使?掐一下自己,自己知道疼。我没有死,我这是在那里?” “轰隆隆??咔嚓嚓” “轰隆隆,咔嚓嚓,咔嚓嚓” “啊!?这是那里?”在闪电的帮组下,赵建东他完全清醒过来,看清楚自己仍然在深 山里,弄不清自己为什么会被狂风摄到这里。此时的雷声更响更密集了,那个雷它还再劈, 闪电它打得更为明亮, “轰隆隆,咔嚓嚓。 ” 赵建东跟随着雷声他看见了,他惊慌着自语着, “啊!这这雷它不是在我的身边炸响, 不是要劈我是是??啊!原来是这样,是我前方的那一棵大树?”就在赵建东离距不远的前 方有一棵大松树,雷是围绕着这棵大松树在劈在响。 这棵大松树它可真高,不但树身粗壮,它的年龄要在百年之上。赵建东他还再遐思,雷 声更密集,是围绕着大松树的上端串串在炸响, “啊!怎么?怎么会?”赵建东他看见了, 他不敢相信,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快速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定睛望去, “啊!这这,这深 山野谷怎么会有个娃娃他他竟然站在了树上?而且是站在了树梢上?” 他急忙再度揉了揉自 己的双眼认真仔细看了过去,只见得,在这棵大松树的树尖上,一个四五岁,只穿着一件红 肚兜兜的白白胖胖的小胖小子,他正站在了那里,他的手里握着一面小红旗,只见得,一道 白光闪过, “咔嚓嚓, 咔嚓嚓” 此时雷声响起, 一道明亮的白光向他那个小胖小子劈打过来, 只见得, 这个小胖小子他手里握着的小红旗迎着劈下来的雷电一恍, 那道白光就不敢向他劈 下,只得偏离他划过炸响。几番几次雷电劈去那个小胖小子都是手晃动着小红旗,雷劈他不 得。 “孽障! ”赵建东骂过,他看个清楚明了,此时的赵建东他早已被震得倒在了地上,他爬 起来,揉了揉被震聋的耳朵, “孽障,你不是人。 ” “这深山野岭?四五岁的孩子?你竟然站在这树梢?你你分明是个妖怪! ”说着说着, 赵建东他伸手就把背后的猎枪抄起,推上了子弹,他在瞄准, “咔嚓嚓??轰隆隆”雷声依 然大作,那个树尖上的孩子依然是,手舞着小红旗,左一下,右一下,前一下,后一下,那 个雷就是劈不着他。 “孽障,我让你舞。 ”赵建东骂完,他瞅准了时机,他瞄准了那个挥舞着 小红旗的左手, “我让你挥舞,哪里跑。 ”他扣动了扳机, “呯”一声枪响,一道红光滑下, “咔嚓嚓”一声惊雷打过,把个赵建东震得昏厥过去。 “咔嚓嚓,咔嚓嚓,咔嚓嚓。 ”震震雷声滚过把赵建东震得昏死过去。 夏风柔柔的吹着, 赵建东他睡得好沉, 许久许久他从睡梦中醒来, “啊! 我这是怎么了? 不是不是在射击?射击那个小红旗,对,不知我射中了没有,哦,我想起来了,我射中了, 我是被雷震晕了。 ” “那个站在树梢上的小男孩它是什么妖怪?雷,雳中了它没有?” “我还是不要操它们的心, 看看这是那里?现在是什么时候?” 赵建东他举头透过密集 的树梢向着天空望去,蓝蓝的天空,星星早已出满,不仅雨停歇了,就连淋了许久的赵建东 他的衣服早已是半干了。 赵建东他从地上爬起向前摸索着寻找自己的猎枪, 他还再摸索寻找, 在离他不很远处他摸到了自己的猎枪。他拿好,慢慢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筋骨,向着前方 看去, 一棵大松树就在赵建东他的眼前, 那高高的树梢上早已不见了那个带有红肚兜兜的小 男孩。 “那个妖怪不知劈着没有,真是安静! ”他还再瞭望眼前的这棵大松树, “什么味?这 样难闻?腥臭腥臭。 ”赵建东嘀咕着他还再沉思,夜更深了,满天的星斗出齐。 “这雨是什么时间停歇的, 不知他三人还在那个窝棚里?我这是身在那里?离家多远?” “啊! 不好, 看我多大意?我得赶紧寻找一些干柴, 燃上一堆篝火, 免得被野兽伤害。 ” 于是赵建东他没有向着山上寻去,而是向着山下起了步,他是寻找一些干柴。 “啊! ”一声惊 叫,赵建东他摔了一个大前趴,赵建东伸手去摸,他开言道, “我当什么,原来是,一截树 木把他绊倒, 是谁解倒这粗树木没有搬回家去?放在这里绊人?” 他说完跨过了那截树木又 向前寻找干柴去了。 “啊!狼?”他看见了就在地上的半中有一束盈盈绿光 “虎?不会??我怎么就看见一只眼睛, 而且是在最矮处?几乎是卧在了地上?这是为 什么?” 吓得赵建东, 赶紧躲藏到了树后, 可是赵建东他那双眼睛仍然望向发有绿光的地方。 许久许久他不见有一丝动静, 更没有什么可疑之处, 还有动物的嚎叫于是赵建东他咋着胆子 向着那个发有绿光的地方走去。 “啊! ” 当他用手去摸发有绿光的东西时惊的他跳了起来, “这这??这是什么?软软乎 乎??还是个肉身?”吓得赵建东他跌坐在了地上,一动也不敢动。 那个明亮的东西依然在那里发着光芒,坐在地上的赵建东借助这白白的光芒他看清了, 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斑斑鳞纹,那道道凹起的鳞纹有小碗大小,它的腰身看不真切,凭模糊 的轮廓它有很粗,要在水桶那么粗细。一个机灵赵建东他弹跳了起来, “啊!他是什么?” 我快快躲开这里,于是吓得赵建东撒腿就跑。他的身后没有反应,静静的,只有他自己的奔 跑的脚步声,他还再往山下坡跑, “哐当”他又被一个东西绊倒,这次摔得不轻,他居然翻 起了空翻,半晌他才得爬起来,就在离他不远处的山坡上,他看见了刚才那个发着绿光的东 西,现在仍在那里发着绿光要比原来更明亮许多。 “啊!它究竟是什么?它仍在那里,没有追赶我。 ” “刚才我被什么绊倒摔得这样重,待我仔细查看查看。 ”于是赵建东他掏出了火柴,把 火柴划着, “啊!这这不是有截树木,是是好大的一条蛇的腰身?” “啊!那个发亮光的东西??难不成,它它、它是夜明珠! ”此时的赵建东顾不得摔得 疼痛, 向着山上那处发有绿光的地方跑去, 他来到了近前把火柴划亮, “啊! 蛇头?夜明珠?” 他快速看向了另一端, “啊! ”只见得,那颗眼珠子没有了,深深的一个被雷电烧焦的大 大的窟窿,不见了那颗夜明珠。 “夜明珠,夜明珠??” “哈哈哈,我发财了??发财了,夜明珠??妈妈、爸爸”他竟哭了起来。 “为什么你你??你们三人要诬陷我?我是好人,我是好人!妈妈、爸爸,我没有做伤 天害理的事,是不妈妈、爸爸。 ”赵建东他还再哭,他还在伤心着哭。 “谁能相信我?谁能相信我?” “天哪!天哪??你你,你终于还回我??一个清明身! ” 天渐渐明亮起来,那颗夜明珠的绿光慢慢变成了浅绿色,赵建东拿起了匕首,向着蛇的 眼眶处剜了下去。一棵硕大的夜明珠就被他取出。只见,赵建东突然打起了一个冷战,他的 耳畔想起了话语, “年轻人,夜明珠你不能这样带下山去,你会有生命危险,快,快,你不 要害怕,按照夜明珠的大小,你赶紧把自己的小腿肚子划开把夜明珠装了进去,再到那个蛇 倒地之处取些土上在你的刀口上。快快,莫忘,莫忘! ” 又一个机灵,赵建东恢复了以 往。他按照仙人的指点一一作完,他站起身,真得没有感到自己的腿疼痛,他感激着向着那 颗大松树望去, “啊!怎么会?会有字迹呈现?! ” 就在这棵大松树的树身处,被电击,深刻下十四个字, “不是天谴雷电击、神枪助力除 妖孽! ” 看到此的赵建东他拜倒在这棵大松树下, 两泪纵横, 滚滚而泄??他回头看那被雷击断 的蛇身要在小半搂之粗,他又往大松树下看去,他在寻找寻找被自己击落的那一面小红旗, 赵建东他看见了,什么小红旗,就在大松树的地上有个血衣,用来包裹胎儿的胎盘就在那里 停放。 “啊!听娘说过,雷是干净东西,这胞衣它是脏东西,怨不得雷它击它不得?原来如 此?” “啊!他他,雷公他怎么我是神枪手?” 他又往下望去,望向把他二次绊倒的蛇身, “啊!那是什么??骷髅”就在蛇的腹中他 看见了大小不一的骷髅,还有没有化净的人得手和腿。 鬼鸳鸯 冬夜的马路上,人烟稀少,远远地便听见一男一女在马路边上大吵大闹。只见那男的醉 醺醺地一把推开了一直搀扶着他的女孩,瞪大了布满血丝的眼,喘着粗气,用手指着女生, 扯着嗓门破口大骂, “阿君,别??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单位新来的小鑫有一腿,我这么 宠你,爱你,为了你,我可以花掉我的钱,只要你喜欢,就算是天上的星星,我也摘。可是 你,贱女人,竟然背叛我??”那女孩眼眶湿润,愤愤不平,颤抖着说: “阿乐,我跟他一 点关系都没有,咱们都在一起这么久了,你还是那么不信任我,我和他只是同事关系。哼! 你还敢说我。你这个负心汉,你最近不也跟女秘书??” 可是还没等女孩把话说完, 乐乐就扬起那粗壮的手臂啪的一声一个耳光扇了过去。 可怜 的君儿捂着那半边血红的脸,梨花带雨委屈地哭了起来。可乐乐却丝毫不怜惜,反而还趁着 醉意发起酒疯,冷冷地说道, “闭??闭嘴,我的事不用你管,既然你也知道了,那咱们就 分了吧。 ”说完便扬长而去。枯叶随风飘落,只剩下君儿瘫跪在冰冷的地面上失声痛哭?? 北风呼啸,如一把把锋利的匕首刺进她的心窝,可能年少的心太柔软,经不起这忽如其 来的打击,她哭泣着颤颤巍巍地来到马路一旁的桥边,两眼无神,随即纵身一跃,不久,荡 起波澜的河面也终于归于平静,君儿自尽了。可惜这妹子才二十来岁,长得那是闭月羞花, 非常漂亮。过了一会儿,天空中雷声炸响,不久,便下起了倾盆大雨。也许老天也为她鸣不 平吧?? 一天夜里,小鑫看了看手表,已经是晚上 11 点了,他喝了杯咖啡定了定神,一鼓作气 把公司交代下来的 《A 公司合作策划书》 写完, 等加完夜班后, 他买了夜宵, 动身准备回家。 这个小伙子虽然是新员工, 但是他一直都很卖命地工作, 挣钱, 也许是因为他自幼父母双亡, 无依无靠吧。他总是用别人打游戏娱乐的时间来加夜班,而且还不亦乐乎。他开着绿源电动 车在深夜的马路上奔腾着,电车虽然噪音小,但在静谧的冬夜里,还是格外的响亮。路边的 杂草丛中也不时响起不知名的昆虫的声响, 这声音格外的诡异, 就像是有一个恶魔趴在草丛 中狂笑,再加上寒风刺骨,令人不禁头皮发麻,起鸡皮疙瘩。 终于到了离家不远的仙美桥边,小鑫也舒了一口气,似乎已将一天的疲倦送走。忽然他 耳边传来了一声声女孩的啜泣声。定睛看去,在桥边有一个女孩蹲坐在那里,背对着小鑫, 正嘤嘤地哭着。小鑫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这么晚了,怎么还有人呆在这儿,而且还是女的。 但是,小鑫见了这孤零零的女子在那儿哭泣,心里也不好受,他也最受不了女孩子哭泣。于 是,他轻轻地走过去,疑惑地问道: “姑娘,都这么晚了,你还不回家?还是你有什么不开 心的,尽管跟我说,说出来好受一点。哎!你别哭了,我最受不了女孩子哭了。 ”随后那女 孩便逐渐停止了哭泣,她温和地说道, “小鑫,是你吗?”小鑫仔细一想,咦!这不是君儿 的声音吗?于是,小鑫恍然大悟,欣喜若狂道, “哦,原来是你!君儿,这几天怎么不见你? 是生病了?还有那个??君儿,你饿吗?我车上有宵夜。 ”君儿哽咽了一下,说, “小鑫,不 用了,谢谢你,你可以过来让我抱一下吗?我好冷,好孤独。 ”小鑫虽说不是好色之徒,但 对于这样一个情绪低落的少女提出的请求,更何况是自己暗恋了很久的女孩,因此,他无法 抗拒, 于是他轻轻地走过去一屁股坐在了她的身旁, 脱了自己暖和的灰色风衣, 为君儿披上。 可当他转头为她披上的时候,眼前的一幕,令小鑫目瞪口呆。 只见君儿脸色煞白, 左边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眼睛也不再是之前那双炯炯有神的大眼, 取而代之的是浑浊的眼珠, 头发也凌乱不堪, 手脚都是浮肿的, 似乎是被水浸泡了很久一样。 嘴巴里散发出一种令人作呕的腥臭味。 小鑫见状胃里一阵子翻江倒海, 于是他猛地把身体往 后缩回去,一下子退了 3 米远,趴在大树下吐了起来,随后,小鑫哆嗦着说, “君儿,你怎 么变成这样,你是人是鬼?我可没害你啊??”君儿又哭了起来,哭声异常的凄厉,她呜咽 着说, “小鑫,难道??难道连你也怕我?嗯,没错!我已经死了,我很吓人吧!对不起, 我不是故意吓你的。 但是, 我还是想见你一面。 ” 小鑫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 经过一番思考, 他疑惑地问道, “君儿,你怎么死了,是谁欺负你,告诉我,我绝不轻饶他! ”君儿把她和乐 乐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小鑫。小鑫听了,义愤填膺,他也不再惧怕君儿,反而还很怜悯 她, 为她的死感到不值。 于是小鑫来到了君儿身旁, 为她披上外套, 即使君儿身体十分冰凉, 但他还是紧紧地将她抱入怀里,执手相看泪眼,温和地说着, “君儿,你怎么这么傻啊!这 种男人不值得你为他付出生命。 他心里已经没有你了。 其实, 我一直有句话想跟你说: 君儿, 其实,我已经喜欢你很久了,自从我第一眼见到你,就爱上你了。你是我见过的最萌最可爱 的女人。 但是, 你已经有男朋友了, 所以我一直把对你的心意压制在心中。 现在他抛弃了你, 以后由我来保护你,我小鑫决不允许任何人再伤害你! ” 君儿若有所思,紧缩的眉头也渐渐地舒展开来,再次露出那灿烂的笑容。双眼洋溢着满 满的幸福,温和地说, “好!那你这么爱我,我们永远在一起吧!我的夫君。 ”小鑫看着她那 天真无邪的笑容,似乎也忘却了人间所有是是非非,斩断了人世所有牵挂,只想永远和这个 女鬼在一起。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来到了桥边,面带微笑地说, “嗯!鑫愿与君红尘作伴, 长相厮守。 ”轻轻一跃,跳入了河中。君儿也被他的真心感动了,但眨眼时间也来不及阻止 他投江,很快!小鑫的灵魂也来到了君儿身旁,他们俩手挽着手,头靠着头,有说有笑的, 聊得很开心。 忽然,小鑫说, “君!不行,我们要去修理修理那个混蛋,给他点颜色看看,看她还欺 负你。 ”于是两人携手来到乐乐住的旅馆,只见乐乐正与女秘书在床上做着活塞运动,简直 要把床给摇塌。小鑫说, “那我就顺你们的意! ”用脚把床一踢,一下子床塌了。君儿则将大 门打开,经过的旅客好奇地往里一看,俩人衣衫不整,狼狈不堪。乐乐用衣服护着下体,猛 地把门啪的一声关上了,同时大声呵斥道, “去你妈的,看什么看。 ”可就在关门的一刹那, 屋里的灯突然爆了,顿时陷入一片死寂,四周那是伸手不见五指。乐乐淫笑着准备趁黑好好 地再蹂躏一下他的女秘书, 于是他如饿狼扑食般扑向床上黑黑的影子上。 不料却如趴在了一 具如冰雕一般寒冷的小鑫身上,乐乐再也无性欲,浑身上下从胸前凉到后背,从头皮凉到脚 底顿时感觉自己的二弟一阵子剧痛,是小鑫活生生地把乐乐的二弟给拧断,随即,君儿啪啪 几个耳光打在了乐乐的脸上,乐乐发出杀猪般的嚎叫。最后,小鑫和君儿离开的时候,丢下 了一句话: “看你以后还欺负君儿,你这个负心汉。 ”从此,那乐乐不再与女秘书开房,平时 见了更是避而远之,为什么呢?因为他使用了二十多年的专用水管报废了。 第二天,渔夫在河流下游某处开满野花的地方发现了两具尸体,一男一女,女尸浸泡已 久,尸首已高度腐烂,分辨不出身份,但身上竟披着男士的灰色风衣。那外套正是小鑫的, 男尸则是昨夜刚溺亡的小鑫。 就这样,小鑫和君儿手牵着手一起来到了阴间,他们的真情也感动了阎王爷,他们不求 什么,但求下辈子俩人能做夫妻,无论寿命长短,无论贫穷富裕。阎王爷说, “正所谓,善 有善报恶有恶报, 不是不报时辰未到。 念在你们没随意杀人, 准了, 但是你们蓄意伤了乐乐, 尤其是君儿,你可知罪?你有诱骗小鑫死亡的嫌疑,有罪,罚你下辈子寿命不过半百。 ”君 儿内疚地低下头,小鑫见状,一下子磕了好几个响头,磕得咚咚直响,说, “王爷明察,小 鑫是心甘情愿的,与君儿无关,若是要罚就连我一起罚吧! ”阎王爷理了理浓密的胡须,慢 条斯理地说, “好一对鬼鸳鸯,那本王成全你们。 ” 其实,折寿对于他们来说,不算什么,只要能在一起就已经很满足了!让我们一起祝福 这对苦命的鬼鸳鸯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