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鬼故事】我隔壁的房间里有鬼

往郊区方向跑去,我知道偏僻的地方总有一些便宜的房子出租,运气好的话,身上剩的零钱应该可以为我换取一夜的温暖。

天,越来越沉,世界仿佛被黑暗吞没了似的,眼睛能捕捉的光芒越来越少,视野也越来越小,我只能模糊的看到周围约半个篮球场大小范围内的东西。

除了偶尔的闪电带来短暂的光明外,这世界再没有一丝光芒,整个的黑了!而那闪电却异常冷寂,没有丝毫声息,在空中悄然撕开一道缝隙,仿佛是一个无声的笑,诡异的笑。

不可置信的是,我居然借着这不时的光亮找到了一家旅馆——一间老旧却依然坚挺的木房,仿佛个常年征战的将士般,在这压抑的世界里挺直了背脊。

运气很好,窗子后面是亮着的,但那亮光是如此惹眼,突然,我觉得身后有无数双眼睛在窥探,只觉背脊一凉,猛然回头,“轰!!!”毫无征兆的雷霆吓了我一大跳,直觉告诉我不要在此留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直觉,然而,倾盆而下的大雨拒绝了我离开的请求。

我仔细打量了他一下,尽管看上去瘦骨如柴,仿佛一阵风都吹得倒,但那双紧盯着我的眼睛却闪现出异常活跃的光芒。

“先进来再说,”他嘴角扯出一个微笑,打断了我的话,我也没说什么,走进了这个房子,在我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好像听到他轻声的说:“反正这里很久没有人住了。”还来不及多想,“吱——嘣!”门关了……

跟在他后面,我留意到了楼道左右的痕迹,那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造成的痕迹,好像是抓的,就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爪子了。

正四下张望着,“啊……”我突然的惊呼,引起了老人的注意,他回过头,那张令人恐怖的脸在灯火下显得异常可怕,他问道:“怎么了?”我赶紧假装没事,道:“脚滑了。”

“小心点。”他淡淡的说了一句,语气好像没有刚开始的那么,怎么说呢,应该是少了种人气,这让我心下更加紧张了,加上开始在楼道中的那些怨灵,那一张张狰狞的面孔,仿佛是一把冰冷刺刀,向我的心逼近着,四周的黑暗正向我挤来,如若不是老人打着的灯,我想它们会毫不犹豫的扑过来分食我。

紧张的气氛紧缩着,我的心在夹缝里颤动着,终于,“到了年轻人,今晚你就睡这里了。”他推开门,我跟着走了进去,是间很简单的睡房,除了床,就只有一张不大不小的书桌了。

老人将灯放到书桌上就离开了,临走的时候有些慎重的告诉我:“晚上累了就睡了,没事就别到处乱走,厕所就在左边转角,早点休息。”

就在我假装没事的闭上眼睛准备再度入睡之时,一个声音吵醒了我,“吱——”的一声,好像是门打开的声音,感觉是隔壁传来的。

越是猜想,心就越凉,我感觉汗毛都立起来了,身上更是冷汗直冒。然而,更让我心寒的是那“咚!咚!”的脚步声,一步一步,一声一声,仿佛踏着我的心弦,让我愈渐无法呼吸。

声音越来越近,紧张中,我想起一个个奇怪的画面,这使我不由得陷入沉思:从进来开始,最让我奇怪的就是那个红色的木门,那个门应该是刚漆的,因为还有很重的油漆味,这在这里是如此的不和谐,还有楼道中的怨灵,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怨灵呢,一般只有生前有极度冤屈的人才会变成怨灵,另外的就需要某些邪术了。想着,想着,一个念头在我脑海里闪过,但却被一个声音打断,“有人吗!投宿!”

这么晚了,会是谁呢?强烈的好奇使我忘了对脚步声的恐惧,起身来到窗户旁,窗外不知何时挂上了一轮明月。

房间的窗户刚好对着门口,我看到了声音的彼岸,是个穿着红色衣服的高大男子,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后,抬头看向我,我虽然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感觉,他应该是在笑。

但是突然的,身子完全僵住了,而原本就压抑的空气似乎被什么东西钳制,难以呼吸,我只能在心里祈祷着她不突然向我扑过来。

而这时,她停了下来,然后慢慢转过身,看不清长什么样子,只知道她胸前是一片血红,且不停往外渗着,肚子那一块就是一个黑洞,仿佛被什么东西啃食了一样,我的胃里一阵翻涌。

突然,她站了起来,我的心在这一瞬间停止了跳动,她染血的双手缓缓的接近,一张惨白的脸印入眼帘,恐惧像只章鱼般死死缠住我,而我的呼吸愈渐困难,直到无法呼吸而陷入昏迷。

“啊?”眼睛蓦然睁开,窗外的天空仍然是灰色,“那是梦?”我赶紧看了看书桌,还是那张破旧的,被恐惧逼迫的心在这一刻得以解脱。

果不其然,脚步声渐渐响起,每一步,每一声,都在挑逗我的神经,此刻,我好想昏迷过去,但紧绷的神经却异常坚韧,这使得我甚至听到了随着脚步而来的,细微的笑声。

可是,那声音也停了,仿佛是随着我的呼吸动作一般,我试着悄悄吸一口气,“嗒!”的一声骤然响起,这下我再也不敢喘气了。

而在这静谧的夜,我听到了我越渐强烈的心跳声,“嘭嘭!嘭嘭!”它仿佛占据了整个房间似的,跳动的声音是如此明显。

时间就这样流逝着,我不停的告诉自己,“别害怕,别害怕”但渐渐颤抖的双手却讽刺着我的意志力,随着时间流逝,我慢慢的,直至再也无法屏住呼吸,强烈的对呼吸的渴望让我不顾一切的大口喘息起来。

而正如开始的猜测,它随着我的呼吸,蓦然狂暴了起来,“嘣!嘣!嘣!嘣!”门发出几声惨叫后,缓缓打开了。

吓得我止住了呼吸,而就是这刹,后退的门诡异的停了,一切仿佛都停止了,门外是一片黑暗,仿佛是某个恶魔张开的嘴,等着待宰的羔羊。

窗外,不知何时挂上了一轮明月,但是,那光芒却那么惨淡,而洒入的月光,仿佛是墓地中的死者伸出的手般,透着一种凄惨,这气氛,正如一把刻刀,挑逗着我的灵魂,让它不住颤抖。

而开着的门外面,仿佛有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我,而我竟可以感觉到那带着戏谑的眼神与森冷的微笑。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我跳下床,冲到门边用力把它关上,然后靠在门上慢慢呼吸着,我知道,现在不能过于害怕,那只会葬送我的生命,但呼吸却无比凌乱,身子也不住的抖动。

想起电影里的某个桥段,我将门反锁后,躲到了桌子下面。“砰!”一只手,一只沾满鲜血的手,破开了那薄薄的木门,透过那个破口,我看到了一双冰冷的眼睛,以及一张狰狞的面孔。

那只手向反锁着的锁摸去,而这时,我的身体奇迹般的不抖了,拿起桌上的灯,一个箭步就奔至门口,对着那只血手就打去,一声怒吼过后,门更加猛烈的颤抖起来。

我冷冷的盯着那只血手: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阴谋,还有那个女鬼,她一定是想告诉我些什么,但,那是些什么呢。

做出这个决定后连自己都吓了一跳,但是心中却有一种感觉,这就是最正确的方向,而我一向都是凭着感觉走的。

过了一会儿,我屏住呼吸,打开门就往隔壁摸去,半蹲着身子,心悬的位置已经不是嗓子眼,它上升到了我的头顶。

而这时,脑海里却出现了一个画面:一个白衣女孩尖叫着往隔壁那间房爬去,爬过的地方留下血淋淋的痕迹,嘴里渗出鲜血,她惨白的脸上布满坚定,终于,她到了那间房,但到这里,画面却被掐断。深呼吸几口,我知道,我摸到了命运之匙。

到了,我站起身来,打开门又轻轻关上,我悄悄呼吸几口,却听见了那诡秘开门声,赶紧抑制呼吸频率,看着这间被月光打染的房,我想,或许,真相就在这里面。

“我今晚要得到一件东西,我渴望了很久的东西”一行血红色刺目的字映入我眼中,我的天,这哪里是笔记,分明是血记啊!

“吼——”它疯狂的吼叫着向我扑来,但我不会给它任何机会的,直接将淋过灯油的笔记点燃,随后仍到床上。

笔记燃烧着,那东西如遭雷击,突然跪倒在地上,我不知哪来的力气,拿起板凳全力一砸,直接将其砸倒,正欲冲过去发泄心中的郁积,它却化作一滩黑色脓水。

我看向一旁的白衣女孩,扯出一个苦涩的笑,她同样在笑,但她的笑仿佛是风中飞翔的花朵,带着种幸福的解脱……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