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章 鬼婴儿

我爸妈也非常的疼我,毕竟他们就我这一个儿子嘛,我上面有三个姐姐。我爸妈也是老来得子,有我的时候他们都四十多岁了。奶奶在我出生时就已经去世了,我也只能模模糊糊的记得我爷爷一点模样,因为在我五岁时爷爷就去世了。

在九零年,那时候我们农村的生活条件有所缓和,跟分成分时相比真的是好多了,记得我小时候妈妈每次做饭都会炒点菜,而且她总是以不喜欢吃菜的理由不吃,为的就是让我多吃点,虽然没有肉,到那时候能天天吃上素菜我已经感觉很满意了。

我第一次看电影是在七岁那年,至今印象有些模糊了,但是还能记得里面的大概情景。是外地人带着投影机来我们村放的,不过不收钱,是村委书记请来的,那次放电影几乎家家户户男女老少都去了,那人山人海的场面可真是壮观哪,不过当时村民们都很自觉带着板凳去的,这样坐下来也影响不到后面的观众吗,而有些不喜欢坐板凳的过着忘记带的都站在后面。

那是一部战争片,名字我忘了,不过我记得那部电影的情节特别感人,好像里面有一只狗非常听话的那种,陪伴在一位抗日老头身边,最后那只狗被鬼子打伤了,老头也不幸牺牲了。

那部电影我让至今难以忘怀的原因就是那时候我家包括左邻右舍都没有电视机。大概两年之后吧,我大伯买了一台黑白电视,他家成了小型电影院,去他家看电视要交钱,好像是一毛钱可以看一天吧。当时他是我们村第一个有电视机的人,不过一年之后又有第二个人买了电视,接着出现了第三个,第四个,电视机在农村家庭越来越普遍了,当然也没人花钱去我大伯家看了。

在我十来岁时,我们村庄的老头老太太喜欢带着小板凳聚集在一起聊天唠嗑,当然也有自己一人在门外坐着玩的。那时候农村的树很多,夏天阴凉的地方很多,老人们都会去大树多的地方避暑乘凉。冬天的话他们就要找能被太阳照射的地方了。

这些老人中至少有一半对鬼故事很感兴趣,也喜欢讲给我听,当然我也特想听他们讲给我,这些故事大多数都是他们经历的,也有一些是他们听别人说的。

记得第一个跟我讲鬼故事的事陈奶奶,他在我们这儿辈分也是最长的,那天下午陈奶奶独自家门口的大柳树下乘凉,我也走了过去跟她老人家唠嗑,下面这个故事就是陈奶奶讲给我的。

在七零年代,我们村和附近的村庄都流传这很多关于有人见到鬼的事情,弄的是人心惶惶好多人晚上都不敢外出。那时候我们这一带确实很穷,医疗设备自然也很落后,那时候可不像现在生个孩子要跑到县城的大型医院,还要在医院住几天,包括接生的手法和医疗条件也都相当优秀。那时生孩子夭折的占据百分之十五至二十。也就是五个母亲生孩子,就可能有一个孩子夭折。这些孩子有的是刚来到世间几个小时就离开了,有些是还没来到世间就失去了生命。

这些失去生命的婴儿大多都被扔在村东头东河里,人们对刚出去的婴儿没有太多的将就,没有像大人一样把他挖坑埋葬。当时还有个说法就是,死去的婴儿扔进河里,就能成为河神的徒弟,然后能保佑自家的庄稼连年丰收。虽然每年那些人也看不到自家庄稼有明显的丰收,但他们对这个说法仍然深信。

父母们会为那些死去的婴儿在脚腕上系上一根红绳,红绳穿着五枚一元的硬币,意思是让他们在阴间也有花不完的钱,在那个世界也是有钱人,不能受人欺负。

我们村庄有个老头姓孙,他可是我们这儿颇有名气的人物,原来这个所老头最擅长捉鬼辟邪,而且他的实力也被村民们认可。大家见到他无一不对他敬仰三分

谁家出了古怪的事情或者有什么和鬼魂有关的灾难,只要他出面还没有摆不平的!”这个所老头是村民们公认的驱鬼大师,人称孙半仙。

世上有两种人能看见鬼的实体,一种是阴盛阳衰者,这种人天生的阳气若,体内的阳气根本抵挡不住鬼的阴气,导致很容易就被鬼附身。

还有一种是孙半仙这样的人,他们阳气不衰,阴气也不重,鬼无法附他们的身,这些人还有一只天生资质深厚的眼睛,一般都是左眼。这只眼睛因为有着阴阳眼的资质潜能,所以能看见阳间的世界和阴间来到阳间的鬼。

这天晚上孙半仙刚躺在床上睡下,他家的大门就被人敲个不听,哎这是谁呀,这么晚了不睡觉。孙半仙带着一丝抱怨来到大门前把门打开了。

刘桂花还带着一个十三四岁的男孩,也就是她儿子,男孩名叫孙大伟,身材瘦瘦的,脸白看起来有些苍白。刘桂花见到孙半仙急切的开口说,孙大伯,你看看我儿子是怎么了,这两天他晚上他老是听见有婴儿的哭声,而且哭的声音很恐怖,最主要他有时还自己哭,那哭声好吓人,就在我来这之前他还哭了一场,他爹还不在家,我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你一定要帮帮我们娘俩啊”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