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大全_恐怖文章_吓人的故事

醒来后,眼前一片黑暗。我想动,可怎么也动不了,想说话,也发不出声音。周围一片阒寂,偶尔可以听见昆虫、甚至是老鼠活动的声音。空气里弥漫着腐朽的气息。一天天过去了,我不吃不喝,也不觉得有什么不适

刘宝以为这女人是个窃贼,编瞎话蒙他,于是抓起床边的一个凳子就准备去砸这女贼。可他没想到就在此时,突然一阵阴风吹来,门开了,那女贼轻飘飘就出了屋子。刘宝这下可睡不着觉了,赶紧找了根棍子抓在手里

肉团掉在了地上,摔成了一滩泥。她居高临下的看着这滩烂泥好一会,像是不解气似的,拼命的踩上去,“让你不下去,让你不下去!”终于发泄完了,她累倒在了马桶的旁边看着这团肉泥,“你不下去,我就那你没辙了么

擦擦家对面的楼,半夜起火烧了起来,消防车来的时候把刚刚睡下的女生又吵醒了,拉开窗帘看到的是已经烧得很旺的火苗,在楼顶上,三个女孩看到了下午遇到的那个小孩在用他的红包扇啊扇,然后一跳跳到另一幢楼上

新婚蜜月刚过,这天晚上,杨金友到朋友家喝酒,酒后几个年轻人又玩了一会儿牌,不觉已是深夜。因时间太晚,杨金友怕从前门回家影响父母休息,又怕父母责骂,就想从房后让妻子打开后窗跳进新房。这样想着

小海被一种力量强制着,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听自己控制了,画面中出现了一个面目苍白的男子,他冲着小海笑着,不一会儿小海看到了自己在寝室的画面,此时的小何还在自己的面前,很绝望在阳台看着外面

冬天的天总是亮的特别晚,到了快七点,天总算大亮了。看着亮堂堂的卧室,我的胆子也稍微变得大了些,小心翼翼的又朝镜子那张望过去。镜子里除了沙发上的那件夹克,竟什么都没有了!顿时,害怕变成了诧异

十年前我们学校隐瞒了一起学生自杀案件。在那个年代可以说能够上大学已经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事情了,而这名学生还很优秀,按说他的前途应该是一片光明,除了这些他潜心研究了三年多的光电理论的一个论文

这次的铃声,特别的悦耳,仿佛清泉叮咚,简单而纯粹,极为空灵,没有一点杂音。苏舒还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么好听的铃声,情不自禁地陶醉其中,心旷神怡,感觉整个人都变得轻飘飘的,随着铃声盈盈起舞

5年后,前辈他们入学了,由于住的远所以只好住校。人生地不熟的前辈住进了像大宅院一样的(那时他们才初中,觉得大是正常的)宿舍,幸好一直有位九年级的大哥很照顾他,不久他也习惯了,和大哥和朋友们说说笑笑

眼前的台灯有点刺眼,萧大夫又想起了梦里的无影灯。忽然,他迟疑着是不是应该回头,他很想看看自己在这台灯下到底有没有影子。可他的心里极度的恐慌,他害怕看到梦里的情景,害怕真的看不到自己的影子

一天上午起床的时候,张文看到地上有些石灰,抬头看到天花板上有小块地方露出了水泥。“这破房子”又看了下那块地方,张文嘟囔着起床了。就是从这天晚上起,张文好几天都重复做这一个梦

在池塘的右上角就住着一对老夫妻,老夫妻不和睦,老头子就搬出去了,自己搞了一些土砖和一些茅草盖了一间房子,他已经八十九岁了。他的茅屋坐落在最东南的边缘上,孤零零的。出了他的门,往前走两步

陈锦发了狂的跑了起来。跑了好久终于看到了家门口。才发现很累。不过刚刚看到的情景让陈锦心一直静不下来。还是一样害怕……陈锦马上打开家里的大门,开了灯连澡都没洗就马上跑回房间去了。锁起了门

玩伴听梁明的口气不像开玩笑,呆了片刻,才说:“小梁,怕是遇上鬼了吧?赶紧逃啊。我跟你说啊,老潘那家伙原来没病没痛的,听说啊,吃了个夜宵回来就第二天就死了,法医检查说是得胃癌死了

一天上午起床的时候,张文看到地上有些石灰,抬头看到天花板上有小块地方露出了水泥。“这破房子”又看了下那块地方,张文嘟囔着起床了。就是从这天晚上起,张文好几天都重复做这一个梦,每次梦醒了

我被她关在一个贴满符咒的屋子里,这就是远影以前被关的地方!我有种莫名的恐惧!因为我马上可能就要死了!看来死神抛弃了我!我就像一个守望者,守望着死亡的到来!守望着自己生命的结束

睡眠瘫痪症通常发生在刚入睡或是将醒未醒时,患者觉得自己已醒过来,可以听见周遭的声音及看到周遭的影像,但是身体却动弹不得,也发不出声音来,有时还会合并有幻觉。多数人在这个时候会觉得恐慌

虽然平不爱她,但至少她现在拥有他,而不是他和姐姐一起。爱情是自私的,她明白她不该爱平的,但是她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感情,每次看到平温柔地对待姐姐,她就感到心里像被刀割一样,她也知道姐姐对她很好

笑影打开房门,跑出去了。看到小姨,象看到救星一样的。孩子自己也走出来了。 笑影还没来得及对小姨说什么呢。孩子先开口了:“阿姨,你不喜欢我了吗?你也要象妈妈一样抛下我了吗?” 说着,居然哭了起来

兴味索然,我和女友出门,在黑夜里散步,我们讨论刚才的事,猜测着原因,想象出一个个或缠绵或哀怨的爱情故事。在胡同口,路灯灭了,四周很黑,夜凉,女友靠到我肩上来,她在发抖,说感觉不太对

小舅舅就保持僵住的姿势一直到第二天九点钟,还是小姥姥觉得奇怪,自己的儿子从来都是六七点起床,不超过八点,今天怎么太阳都晒屁股了还没起床。就去敲门,没反应,又大喊,还是没反应,小姥姥担心出问题,要小姥爷破窗而入,等大家来到小舅舅面前,看到他这个样子才知道出事了

我茫无目的地走入深处,总感觉被一只无形的手牵引着。不知过了多久,黯淡的深处,依稀出现了些实物,细看才看清,那里有好多覆满杂草的土丘,他们诡异地从地面长出来,形成规格不一的疙瘩,随着我的心跳此起彼伏。这,不就是坟场吗,还是荒坟。每座荒坟前面都歪歪斜斜地立着碑,有木质

据老一辈的村民讲,这座窟洞通向的是地狱,那个洞口就相当于地狱的大门,进去的人就算是死人了,别谈出来。他们还说,在半夜12点的时候,窟洞里面就会传出凄凄历历的哀嚎声,那是地狱里的鬼在受刑罚,人生前要是做了什么孽,就都要到里面受罪。这还没完,在凌晨2点的时候,窟洞里还会准时吹出一阵阴风

舅舅家在桃园村的村口,前面就是村民自己种的农田,一天晚上,舅舅出来上厕所,农村人厕所和自己的小楼房是分开的,本能的往前方看了一下,这一看,舅舅就腿软瘫到了地上,因为在前方的农田里,一个人一身白衣,没有头站在那里,舅舅挣扎着赶忙开楼房前的门灯,等开开了,人没了,可是一关灯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