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讲鬼故事3

前情回顾:醉醺醺的老刘,浑浑噩噩的走在路上,只见一个白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蹿出来,似乎是提着老刘的肩膀,老刘像一个被提着线头的木偶,轻飘飘往一旁的田地走去。

只只见一阵电光火花伴随着噼里啪啦的声音在田间蔓延开来,白影或许是受到了惊吓,轻微的颤抖了一下,就随着燃尽的鞭炮烟雾,飘飘洒洒的消失了。

而老刘则直挺挺的躺在蔬菜地里,脸朝下,一动不动的。听到响声,爸妈们都从屋子里跑了出来:“怎么了,怎么了?”

大伙合力将老刘翻了过来,奇怪的是,明明是从不足半米高的公路上摔下去,而且田地里还种着厚厚的蔬菜,我们小时候不知道每天从上面摔下去多少回了,从来没有磕着碰着。而老刘这看似轻轻的一摔,居然摔得头破血流的,鼻孔和嘴唇里都被厚厚的泥土给塞满了,脸色憋得紫黑紫黑的,像一个熟的快烂掉的茄子。

“哎呀,怎么摔得这么严重,赶紧送医院,我去找老夏。”爸爸说完,就快速的往夏叔叔家跑去,夏叔叔是我的姑爹,也是村主任,那个年代只有他们家有一辆二手的旧三轮,在我们的认知中,这已经是很尊贵的待遇了。那时候,每天上下学,我们不知道悄悄的爬过多少次三轮车,为这没少挨打。

小叔和婶婶忙着给老刘清理脸上的泥土和掐人中,不到半支烟的功夫。姑爹和我爸爸就蹬着三轮车气喘吁吁的回来了。

“怎么样了?”姑爹一下车就蹲下身子仔细查看着老刘的伤势。“还好,还好,不是很恼火,赶紧抬到三轮上,去医院检查检查。”

“好好好!”大伙,七手八脚的把老刘抬上三轮车,就送到医院去了,到了医院一检查,并没有什么内伤,医生只是进行了一些简单的包扎就让老刘回家养着了。

老刘只是些皮外伤,很快就好的差不多了只不过整个人看起来蔫蔫的没有往日的神采奕奕了。奶奶摇了摇头说道:“都是命啊,不知道哪个不安生的又出来找替死鬼了。”

看着一脸严肃的奶奶,我悻悻的吐了吐舌头就和小伙伴们一起去玩儿了。奶奶,经常自言自语的叨叨着,谁也听不清楚他在说些什么,导致我从小就对奶奶嘴里的这些神呐,鬼的很感兴趣。

过完年,老刘边和我爸爸等一群人去山西煤场里挖煤去了,但是没多久,就传来了老刘的死讯。听爸爸说实在挖煤的时候,突然发生了坍塌,老刘鬼使神差的没有躲开被砸的惨不忍睹,家里面的人知道这个消息后都哭得死去活来的。

老刘的遗体是火化后带回来的,因为距离家乡太远,那个时候交通也不便。骨灰到家的那天,天气灰蒙蒙的,还夹杂着初春的寒意。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左领右舍都自发来老刘家里帮着料理丧事,老刘的老婆早已经哭得声音沙哑,在骨灰盒到达家里的那一刻,老刘的老婆突然大叫着夺过骨灰盒,愣是不让人把骨灰盒安放到棺材里,大伙心里都明白,她是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眼前的一幕,看的来吊唁的人们鼻子酸酸的。最后,还是五六个身强力壮的大男人,死死地把老刘的老婆按在椅子上,才夺过骨灰盒安放到了棺材里。那会儿,我才五六岁,对于‘死’这一概念,并没有多少认知,反而很喜欢这样的场合,因为可以肆无忌惮的玩鞭炮,吃好吃的,而不被大人说。

我用一个烟盒包裹着炸好的麻辣豆腐干,在人群中和小伙伴们穿梭者,打闹着。正玩得高兴,我突然觉得浑身一冷,那种感觉好像是被人盯着一样,我站在原地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惊。我一哆嗦,猛地一抬头就看到老刘那张放大的黑白遗像正炯炯有神的看着我,照片上的老刘还是一如既往的,一副笑呵呵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在我的眼里,这一笑容显得是那么的阴森和诡异。

我舔了舔手指上沾着的豆干油,有些害怕的往人群中移去,就在这时奇怪的一幕发生了,我发现遗像里的眼珠好像在转动一样,盯着我看。我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使劲儿晃了晃脑袋,并且大着胆子绕道了棺材的旁边,遗像的侧面,这个时候,更恐怖的一幕出现了,我发现遗像里的老刘正斜着眼睛看着我,仍然是一副笑吟吟的样子,我突然觉得有些困。跟妈妈说了一声,就撒开脚步往家里跑去。

刚到家里,坐在凉椅上,困意就铺天盖地的袭来,我再也忍不住,趴在椅子上就睡觉了。这一觉整整睡了一天一夜,我自己却一点感觉都没有,只是觉得很困,很想睡觉,就是睡梦中感觉到一丝丝寒冷。

我是在妈妈的呼喊声中醒来的,我眯开一条缝就看到妈妈和奶奶焦急的看着我,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奶奶额头上的皱纹一下子就舒展开了:“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我看了看周围,这是在我自己的床上,我心里直犯嘀咕:我不是睡在凉椅上的嘛,什么时候跑到床上来了?见我精神好多了,妈妈才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我……

那天从老刘的葬礼上跑回家后,我就在椅子上昏睡了过去。妈妈不放心我一个人在家,就跟着回家来看看,到了家里看见谅椅上的我却发现怎么喊都喊不醒。妈妈着急的叫来奶奶,奶奶摸了摸我的额头,焦急的说道:“八成是遇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快去请光大爷来看看。”

光大爷,是我们这里有名的阴阳先生,谁家有个婚丧嫁娶都喜欢去请他给择个吉日,若是遇见点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他也能治好,而且为人特别慈祥,因此在村子里享有很高的威望,记得那会儿,我们看了鬼片儿害怕的不行,还去请光大爷教过我们一些驱鬼的咒语呢,好了,言归正传。

不一会儿功夫,就见妈妈领着穿着羊皮袄拿着皮鞭子的光大爷来了,看这样子应该是刚刚放羊回来。奶奶赶忙起身:“光大哥,您看看我这孙子这是怎么了?”

光大爷也不罗嗦,翻了翻我的眼皮又摸了摸我的额头,鼓捣了一阵,又问我去过哪些地方,妈妈都一一回答了,光大爷点燃一枝香,又倒了一碗水,拿着香在水面绕来绕去,嘴里念念有词的,不一会儿说道:“没什么大碍,这是老刘在亲热这小子呢。”

妈妈不敢怠慢,赶紧照着光大爷的话去做,剪下指甲交给了在菜市场打石头的同村大伯,大伯钻好炮眼,就把包着指甲的黄纸扔了进去,灌上炸药,‘砰’地一声,石头开了,黄纸碎了,我也就醒了过来。

后来,光大爷说我的八字弱,容易招惹上不干净的东西,还给我做过两个护身符,一个是三角形的黄纸做的,里面包的有香灰还有我的指甲,还有一个是一个圆形的项圈用红布做的,里面包了很多东西很重,我不知道都有些什么,但是有头发,我悄悄的看过,被家里人打个半死,从此就再也没打开过,一直带到12岁,采取下,后来也不记得这些东西去那儿了。

老刘下葬的那天,家里人说什么也不让我去凑热闹了,留下奶奶在家里看着我。回想起那天的事情,我还是心有余悸,老刘遗像上那种似笑非笑的眼神,一直印在我心里很多年,导致睡觉的时候我都不敢一个人睡,一闭上眼睛就能看到老刘的遗像。后来,爸爸,给我的枕头下面放了一把剪刀,这种情况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