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迷案第一期】断脚 鬼灭门 躯干 盒中男孩

自2007年8月20日以来,加拿大 British Columbia省的海岸线上开始出现大量腐烂的人脚。这些脚穿着各式运动鞋或登山鞋,法医鉴定并不是切割下来,而是自然脱落,这些人脚 – 截至2018年有14个 。

脚一只一只的漂来,发现一对儿的几率为“百万比一”,调查人员就从其中凑出了一对,其中八个脚中,发现了六名失踪人员,其余的都来例不明。

他们身体的其他部分漂去哪里?虽然说官方宣布其中两位是自杀或者意外,但验尸都没有做过又怎么最后确定呢?至今是个迷。

还有些人,借用这个事件搞恶作剧,在海滩上放置跑鞋,有的装着动物爪子,有的装上了生肉。看起来像是行为艺术。

在20世纪20年代早期,Gruber家住在Hinterkaifeck农场,位于德国Munich以北约70英里处,坐落于一片树林旁边。这家家人包括: Andreas Gruber,他的妻子Cazilia,他们的中年女儿Victoria和他们的两个孙子。

这个农场家庭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直到1921年末,家庭女佣突然辞职,说农场闹鬼。1922年3月底 Gruber一家找到了新女佣。

同时在3月底,奇怪的现象开始了。Andreas Gruber告诉邻居,有一天他发现了奇怪的脚步声,发现了一道从森林到农舍的脚印;不久,他开始听到阁楼上有脚步声;一套钥匙不见了;附近发现了一份自家没订过的报纸。

4月4日,邻居们开始担心,Gruber一家人没有照常出现在镇上、教堂和学校里。邻居们在谷仓里,发现了 Andreas Gruber、他的妻子、他们的女儿和一个孙子的尸体。他们被整齐的堆了起来-像个叠罗汉的玩具。在农舍里,他们找到了新来的女佣和另一个孙子的尸体。

这个案件最奇怪的地方是,3月31日到4月4日,目击者说家中烟囱里依然每日冒着烟,牲畜们已被喂食并被照顾的很妥帖。

1957年,Philadelphia附近的树林,一名非法猎麝鼠人偶然发现了一个盒子,里面装着一个估计在3到7岁之间的小男孩,裹着毯子,全身赤裸。由于害怕被指控非法狩猎,猎人离开了。没多久,一名大学生偶然发现了这个盒子并向警方报案。

调查人员反复的在森林里寻找线索,并重建了这个男孩的面部。 50年代,法医方法还是原始的。1998年,对嫌疑家庭进行了DNA测试,但这个男孩跟他们都没有关系。2018年8月,使用DNA鉴定遗传系谱,至今无果。

1985年,一名猎人发现两具尸体,被塑料包裹,装在55加仑桶中。尸体是一名23-33岁的女子和一名5-11岁的女孩。 15年后,在2000年,距离发现前两个尸体的地方只有100码,在55加仑的鼓中发现了另外两个年轻女孩的尸体。

法医鉴定这四人死亡时间是1977年至1985年期。不知怎的,警方在1985年的调查中没有找到它们。

这位成年女子与其中两个年轻女孩有亲属关系(可能是母亲、姐妹或者阿姨)。另外一个女孩,是Robert Evans的亲属,Evans因2002年谋杀和肢解他的妻子化学家 Eunsoon Jun 获刑入狱,于2010年在监狱中死刑,。

四个人,其中三个人在同一个家庭中,失踪,被谋杀,没有人能弄明白他们是谁?他们来自哪里,或是谁谋杀了他们?

1934年开始,Cleveland(以及Ohio 州周围地区)被一系列恶性的谋杀围绕,这些谋杀只有身体部分残肢:躯干。

第一具躯干,是被冲刷到Erie湖岸边冲刷的女人。这女人躯干的皮肤是红色的,像皮革一样纹理——她的身体已经被涂上了某种刺激性的化学物质。

这些不幸的人包括:两名被阉割的十几岁男子;一名遗骸被分装在两个野餐篮内的妇女,还有一名纹身男子的血液已被排干;斩首;几位活体肢解的受害者,等等等等。

其中几位受害者来自Kingsbury Run地区,这是Cleveland东部的低洼工业区。在20世纪30年代形成棚户区,住户很多是在大萧条时期失去了家园的人。

1938年,警察将Kingsbury Run棚户区烧毁,以便清除凶手,虽然他们逮捕了一名叫Frank Dolezal的瓦工(后来在牢房里上吊),但在2010年的新发布的证据中证实他无罪。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