较之于有形的陆上丝绸之路,海上丝绸之路是无界的——起点是多元的,方向是广阔的,承载是巨大的……通过浩瀚无垠的海洋,它连通了亚洲、欧洲、非洲、美洲甚至是大洋洲,来自中国的丝绸、瓷器、茶叶及其所承载的中国文化传遍了整个世界,而香料、珠宝、毛毯等舶来品也让中国人的生活发生了改变。

9月3日,国家海洋博物馆联合中国文物报社,以海上丝绸之路为主题,策划推出大型文物展览《无界——海上丝绸之路的故事》将免费向公众开放,展览将持续至2020年8月28日。

展览展出文物得到了故宫博物院、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美术馆、天津博物馆、上海音乐学院、南京市博物总馆、无锡博物院、湖北省博物馆、中国丝绸博物馆、福建博物院、广东省博物馆、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海南省博物馆13家收藏机构的大力支持,共有313件套见证海上丝绸之路发展变迁的珍贵历史文物将在这里展出,其中一级文物3件套,二级文物36件套,三级文物130件套,300余件套文物为广大观众讲述海上丝绸之路的故事,多角度展示海上丝绸之路的风貌。

公元前138年,张骞奉命出使西域,开启了贯通中西的丝绸之路。然而早在这一时期之前,中国沿海地区的先民就开始了以船为车,以楫为马,飘洋过海,连通中西的交往和交流活动,构筑了与陆上丝绸之路殊途而同归的海上丝绸之路。

展览通过“在海的那一边”“来自海上”“世界的改变”“逐梦天涯”“大海在中国在”五个部分,以讲述主题故事的方式,为观众叙述作为海上丝绸之路基本要素的航线、船舶与港口;逐一展示通过海上丝绸之路交易的丝绸、瓷器、茶叶、工艺品、香料、珠宝,引入中国的珍禽异兽及丝路流通的货币;让观众了解海上丝绸之路在衣着、饮食、建筑及绘画装饰风格、音乐、科技等方面给世界带来的改变;感受行走在海丝路上的各色人等逐梦天涯的智慧与勇气。

观众将欣赏到南宋沉船南海一号、龙海半洋礁1号、明沉船南澳Ⅰ号出水瓷器、宋长干寺地宫出土绢地“永如松竹”绣袱、郑和下西洋的见证物——明梁庄王墓出土来自“西洋”的金锭、清宫藏西方科技舶来品——米色漆描金花望远镜等珍贵文物。

国家海洋博物馆海洋人文组负责人朱辞向大家推荐了几件(组)珍贵有趣的展品。“以展览的方式展示海上丝绸之路上发生的故事,有大人物的故事,也有小人物的故事。通过展览向大众普及海上丝绸之路和对外交往的知识。清末民初创作的《佚名油画仕女肖像》是中国美术馆珍藏的一幅没有作者的绘画作品,由于非常珍贵所以很少外展。中国古代多创作写意山水、花鸟画,这幅画用的是西方油画技法绘制的中国女性的画作,体现了中西方绘画艺术的碰撞和融合。”

朱辞接着说:“再推荐湖北省博物馆送展的郑和下西洋的见证物——明梁庄王墓出土来自‘西洋’的金锭。金锭上刻有文字,证明了其与郑和下西洋有直接关系。另外,清末主要用于外销的通草水彩画也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见证。用西方绘画技法创作中国人文风情的画作,已经形成了流水线生产的规模,是一种非常受欢迎的外销产品。”

这次展览中还一并展出了故宫博物院收藏的珍贵展品,新近拥有超高人气的《清宫海错图》也有四幅来参展。故宫博物院副研究馆员郑宏介绍:“故宫博物院遴选了25件(套)文物参展,包括陶瓷、玉器、珠宝类、书画以及金银器等。这次来的都是一级品和二级品,品级是相当高的。海上丝绸之路不仅是物物间的交流和沟通,更深层次是带来了文化上、技术上互相的借鉴。故宫与海上丝绸之路跟一般的海上丝绸之路的内容不同,内涵也不一样,是最高的文化致用。很多的文物在当时的宫廷,对贵族来说是奢侈品。”

中国国家博物馆为此次展览提供了22件套文物,涉及陶器、玉器、珠宝、杂项等,通过纹饰、材质、历史题材以及文化内涵方面,与海上丝绸之路建立密切联系。中国国家博物馆副研究馆员张米介绍:“展品都是比较有特色和代表性的,很多展品都是第一次对外展出,比如宋代青铜龙纹罗盘。郑和宝船模型很有代表性,仿制的是联合舰队中的帅船,头比较尖,尾部方,方便乘风破浪,稳定,在暗礁丛生的狭窄航道里有优势。”

郑和下西洋船队由多船种混编而成,包括大号宝船、中号宝船(马船)、粮船、坐船、战船、水船等。张米介绍此次展出的这只宝船是郑和下西洋船队的帅船。明马欢在《瀛涯胜览》中记载郑和帅船“长四十四丈四尺,阔一十八丈。”按1明尺为0.283米折算,船身总长125.65米,总宽50.94米,排水量14800吨,载重量7000吨。此船属福船型,模型由福建省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古船研究中心制作。

文物静静地立在展柜里,它们在娓娓道来过往的辉煌和种种奇特往事。今天,我们依然可以通过历史遗存的物证,回溯两千多年来,中外先民筚路蓝缕、披波斩浪于海上丝路的壮丽篇章,通过激活凝固于文物中的记忆,沟通古今,连接世界,在“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宏伟构想的引领下,阔步走向幸福安宁和谐美好的远方。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