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2之吸血鬼

可史不降这话还没说完,老头子就打断他,我这么做其实是有原因的。其实日本有很多神秘的东西,诸如“阴阳师,这个你曾听过否?”老头转着身子对史不降说。

“那现在你该信了吧。”说完,老头把自己的头拿过来接上了脖子。“现在不信也得信,如果不是日本的阴阳师出动,你想看见我还不知道要等多久呢!”

老头子浮躺着漂在空中,挖着鼻孔悠哉悠哉的说道,“所谓阴阳,即地府和阳世,而阴阳师,故名思意,就是能将这两个世界连同起来的人。这次出动阴阳师非同小可。”

“停停停”史不降打岔道,“请问您老是怎么知道日本要出动阴阳师的?难道你有顺风耳?千里眼?”

“嘿嘿,”史不降还没说完,老头便大笑起来,“也罢,地府阴魂之事,阳间可知之人屈指可数,你不懂也很正常,地府有个镜子可知过去可见未来,再加上我阴间朋友不少,大家没事都随便逛逛,有好事者到敌方打探敌情,刚刚好碰到阴阳师一事。于是接地府冥镜一查,没想到日本久攻山头不下,便使阴招。打算以一千个生人来使死人复活,而且复活的还不是一般的人。”

“嗯,”老头点了点头,“据说是个擅长使用二刀流的剑士,日本江戸时代初期的武道家,有不可战胜的武士之称。在三十岁以前,决斗六十余次,没有一次失手。”

“听过富士山没?传说中他的尸体去向有很多种说法,但是只有一种是正确的,为了确保尸体的完好性,尸体被安置到了富士山上,可是富士山不是火山吗?万一没事,又不是长年存放!我此行就是要你去对付这剑士,听我说,子弹、炮弹对他来说跟挠痒无异!所以以人类目前的手段是很难杀死他的,但也不是没有办法,只要能取出他的心脏,就等于将其杀死。但是,谈何容易啊?这一千个人不是白死的,这剑士将拥有这一千个人奔跑速度的叠加,感光以成倍提升,子弹飞行的速度能以肉眼的速度观察得到!为了国民,为了不让日本人得逞,你能做的就是让自己变成吸血鬼,这样你才能与之一搏。”

“吸血鬼自古就存在,只不过现时存在有关吸血鬼每日都要进食的说法是错误的,他们半年才进食一次,只要不经常运动,就不用频繁的吸食人血,这同动物冬眠的原理是一样的!而且吸血鬼的来源有两种,一种原因不明,但是自古以来就存在,而且全球数量目前控制在十万只左右,单是中国就有五千左右,台湾有五百左右,而且没有什么特殊原因的话,他们都能长生不老。另一种吸血鬼则是由我们鬼神创造的,条件需要满足:第一,必须要那人能看见鬼,第二,此人拥有善良之心,最后一个就是那人必定是大将之命,符合此三种,即能成为人造吸血鬼。如果不具备此三种其一,则强咬也无法使其成为吸血鬼,所以小子你必定是成为吸血鬼的最佳人选!而且你放心,这类吸血鬼不用吸食人血,也可以在日光下自由行动,但是这一切都是有代价的,那就是咬你的那个鬼魂将损失自身百分之八十的形态,也就是说不能再以人的形态出现,很可能会成为蚯蚓,蜈蚣之类的小型昆虫。而且得历时一千年以上才能转化为人形!小子,如果不是为了将小鬼子赶出中国,我也不会这么做!”说着,老头一掌将史不降拍晕,“唉,小子,你可别怪我!”接着咬了史不降一下,只听老头一声怪叫化成一只蚯蚓,然后钻到地层中去。

不一会儿,史不降醒了过来。此时躺在病床上,只感觉浑身灼热,然后发现身上的伤以异常的速度自我修复着,不一会儿便恢复了正常状态,然后史不降发现自己感光异常发达,快到连一只蚊子拍打翅膀的速度也能看见,“哇,”史不降不禁叫出了声,伤员们不知道是伤得太重还是因为老头子的原因,竟是一个都没醒!困惑之际,史不降拿出刚才老头子给的药水,稍微舔了一下,发现味道没什么特别,于是又放回衣兜里去!“不好,”突然史不降感觉浑身一热,身体下边竟然不自觉的有了反应,史不降抓着枕头,痛苦的支撑着。“不行,刚才只是好奇尝了一点,怎么会这么快就有反应了,”“难道,”难道现在是午夜?史不降撑得实在难受,于是便咬紧牙关走出病号房,痛苦难耐的他忽然看见眼前有一房间亮着灯。

于是史不降想过去求救,没想到刚推开门,竟然碰见女医生在沐浴,女医生正对着史不降,“啊,”女医生小声的叫了起来,立马从浴桶中爬了出来。可是史不降再也忍不住了,猛得朝女医生扑去,仿佛遇到解药一般,史不降一碰到女医生就好像稳定了下来,女医生不敢出声,其实她喜欢史不降也有一段时间了,虽然一见钟情,但是由于战况复杂,两人女医生又忙着给病号看病,疗伤,所以一直没机会接触到一起,遇此情况女医生还以为史不降也喜欢他,于是并没有做出反抗。此时,史不降再也克制不住了,开始了“禁果之行。”凌晨五点,史不降率先醒了过来,他偷偷穿好衣服,替女医生盖好被子之后悄悄溜出去。

前线上,他发现还有不少战士躲在战壕里观察敌人的举动。“排长,”你身体怎样了?王大兵看见史不降爬上战壕,凑了过去。

史不降看了看王大兵疲倦的双眼,又望了望众人,对王大兵说道:“让他们都去休息吧!留下几个人就行。”

“是!”王大兵一脸的疑惑,然后便带着一群兵小心翼翼的退了下去。日中时,一批数量大约有一千人左右的日本兵摸索着爬了上来,一名战士眼尖一下子就看到小鬼子上来了。他想转身去把战友们都叫起来,但是史不降阻止了他,他淡定的说到,这些兵就交给我吧!“可是”那战士还想说什么,史不降已经快速朝山下冲去了。

“不好,同志们跟我掩护好排长。”说着抄起步枪跟着史不降冲了下去,可是眼前哪还有什么排长的身影。殊不知,史不降变成吸血鬼后,奔跑速度已不是常人可以以肉眼可以看到的。史不降手持利刃,潜伏上来的日本兵还不知怎么回事,脖子上已经多了一条致命的伤口,不多时,日本兵发现不对,便开始撤退,可是史不降吸血鬼的名号是假的么?再加上透明药的作用,小鬼子根本发现不了史不降。然后一千日本兵就这样倒在史不降的利刃下。此时,刚才与史不降对话的战士带领着已经赶上来了,可是他们并没有发现排长的身影。于是他们一边处理着日本兵身上的武器,另一边搜索着排长的身影。

另一方面,日本探子正向一个富态形的日本军官报告着:“我大日本皇军派出的一千武士全部英勇牺牲,支那军只几百人就全灭我军武士。”

“系!”日本兵说完便退了下去。其实侦察兵看到只是后来中国军队来清场,全然不知其实是史不降团灭了日军一千人。若是以前,史不降单枪匹马最多也只能灭掉十几二十个而已。可如今史不降吃了隐身药,再加上吸血鬼的优点,此时似乎超神了一般。可是,即将到来的最终还是会来的!而且这即将到来的灾难对于史不降来说也确实是个难啃的关!

“排长真厉害啊,”一个人就灭掉了一千人的部队,都不知道怎么做到的。一群士兵议论纷纷,其实大家心里也非常高兴,毕竟排长这么厉害,即使支援部队不来,我们也未必守不了这个关口。而且这里地势复杂,最适合打伏击,用据一守万这个词来讲也并不夸张!

“把你们的的排长叫来,”这时一个连长模样就的人走过去,对着其中一个战士说道,此连长名叫陈战王,因为其父亲是名屡获战功的大将,他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能像自己如此,于是给他起了此名,也就是战斗之王的意思!

“其实,我叫你来是想问你个问题,你看咱们年龄相仿,不介意的话,就称呼我声陈老哥怎样?”陈战王依旧笑着说道。

“那好,既然陈连长如此盛意,我岂敢拒绝?陈老哥您问吧!其实您不说,我也猜到您想问些什么。您是想问我是怎么灭掉那一千日军的对吧?!”

“其实呢,这是秘密!”史不降卖了个关子!陈战王也听得出话里的意思,既然人家不肯说,那就不要勉强了,免得显得自己放贱!

“好吧,既然史老弟不愿说,那在下就不勉强了。但是给老弟提提官位却是在所难免的!老弟现在战功显赫,就来我身边当个副连长吧!”任谁也看得出陈战王让史不降当副连长是想要套出些什么。

这一夜,史不降在房间里不停的观察着老头子给的药水,忽然一个奇怪的想法产生了,如果把整瓶药水直接喝掉的话,再运用吸血鬼自身调作气血的原理,那岂不是想什么时候隐身就什么时候隐身。于是他立马动手把药水全部喝光,果真如史不降所想,身体透明度立时随其意志力改变而改变!史不降大喜,立即想找个人来试试效果。于是他夜闯日军军营,想无声无息杀几个日本兵过过瘾时,一道白光闪过,好在史不降身体敏捷才躲过此击,转身一看,旁边的大树已被一刀斩断。

再一看,背对着大树方向正站着一个身穿黑色和服,手持双刀的日本武士,犬牙比正常人长了两倍不止,手臂青筋爆起,眉宇间透露着一卜霸气。自然而然,史不降也很容易联想到此人应该就是老头口中的东瀛剑圣矢野武藏。看来有得一战了,史不降不敢有半点松懈,立马从腰间掏出利刃,作生死一搏。矢野武藏撑起双刀,一个快步急冲,速度快得连史不降也快捉不到。但是,史不降也不是盖的,凭借吸血鬼超人的嗅觉能力,再加上耳听八方。他立马判断出对手的移动位置,但史不降还是很好奇,对手到底是怎样看到自己的?就在史不降困惑之际,只感觉头顶上方有着一噗超强的气压逼进,史不降用利刃一顶,竟然抵挡不住对方一击,被活生生的击飞出去,重重的撞在不远处的一块巨石上。

“靠,”史不降吐了一口血骂到。眼见不敌对方,史不降急忙逃走。矢野武藏看着史不降逃去的背影,好像想要说什么,但是欲言又止也没有追上前去给史不降致命一击,”史不降逃回军营后又吐了一口血,“我竟然会输?!”史不降此时已经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再也提不起劲来。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