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丨这些发生在医院的真实故事看完让人肃然起敬!

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群人,他们通过精湛医术治疗患者的同时,也在不经意间温暖着这个世界。微头条里纪录的这些发生在医院的真实故事,看完让人肃然起敬。

凌晨,哈医大二院儿外科来了2个月大的婴儿,病情重到不做手术便会有生命危险的程度。其实两天前患儿来就诊时其家人就不同意入院意手术,才一直耽误到现在,如今孩子已经虚弱到没有力气哭闹了。

虽然值班的史满玉大夫已经告诉了婴儿父亲病情的严重性,并为婴儿开了入院单据,但酒醉的婴儿父亲歇斯底里,说心疼孩子不做手术,但其实嘴里一直念叨着自己只有一万块钱,做了手术这钱就没有了。并还在下楼办理入院的过程中把入院单扔掉,声称孩子也不要了。

但作为医者,史医生不能就这样看着一个鲜活的生命被放弃,便打电话给婴儿的父亲说:“有多少交多少,别的我帮你想办法,孩子今晚不做手术命就没了!”

看着这无辜的小生命,史医生又开了一个入院单,匆匆跑下楼寻找婴儿父亲商谈。一个小时过去了,孩子父亲终被感化,史医生带着办好的入院手续上楼,便开始了紧张的检查、术前准备、提手术、上台手术……..不久过后,婴儿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

术后,婴儿父亲酒也醒了,见到史医生后低头红脸不语。此时,我只想为我们儿外科和史医生点赞,同时也向所有凌晨仍奋斗在一线的白衣战士致敬。

当时我接手的第一个住院病人是一位35岁的青年男性,长得像赵文卓,很有阳刚之气。只不过因为腰痛,脸色看起来不大好。还记那时候医患矛盾闹的很激烈,而我又是第一次接诊,所以病人的各项资料我都问得很详细,生怕会出什么问题。

随着检查的深入,发现这个病人的腰痛并不简单,在询问了上级医生后决定给他做骨穿和PET-CT。骨穿,就是骨髓穿刺,在髂后上棘进一根骨穿针,抽一点骨髓出来,拿去化验。PET-CT主要应用于肿瘤、脑和心脏等领域重大疾病的早期发现和诊断,而且检查很贵,还不能报销。

此后,我们很谨慎地把这个结果告诉了他的妻子,并表示这个病不是不能治,有希望治愈但就是花费巨大…然而可以看出的是,他们的家庭条件并不是很富裕,在得知此消息后,我很多次看到他妻子在楼梯间中默默哭泣。虽然我于心不忍,但却无计可施…

而就在这之后的某一天下午,我主管的另一个病人,把我叫到一边问我说“那个人是不是病得很重?我看他老婆经常在他睡着以后偷偷抹眼泪。”我说“是,很重,治疗要花很多钱。”

等到到傍晚的时候,这个病人喜滋滋的告诉我,他联合几个同时住院的病人,在病房里发起了一次爱心捐助活动,为重病者共计捐款两万多元。然后这个病人又跟我说:“邱医生,我知道你没钱(因为当时读研基本没收入,有一次跟舍友蹲在路边吃饺子被他撞见),但是钱这个东西只是心意,我想请你尽量好好对待他们。其实脱下衣服,我们都是普通人。”

听他说完后,我那时真的惊呆了。虽然两万块钱对于这个病来说只是杯水车薪,但这一份真诚的心意却打动了我。而且另我非常意外的是,虽然他们自己已经身患疾病,却仍在力所能及的去帮助别人。

说真的,那时我个人在心理上跟病人是有一定隔阂的。但是从这件事以后,我学会了真正用心去对待我所接触到的每一个病人,之后的每一次接诊我也都会站在对方的角度去聆听、去思考、去体会他们的感受,同时也因为他的那一句“我们都是普通人”,我学会放下所有的傲慢和戒备,学会去沟通,去理解,去尊重。

其实医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来说,我们就好像一个修理工,只不过修理的机器贵重了一些。车不是我们造的,零件也不是我们造的,我们只是给抹抹油,明明螺丝。其实我们能做的事情很少,但是能让这辆跑车重新上路,风驰电掣,我们就足够开心了。

S哥之前因为在新疆送货途中发生了严重的交通事故,导致一条腿直接被截掉…虽然另一条腿勉强保住,但还是诱发了骨髓炎。为了保住唯一的那条已经感染坏死的腿才来到了北京。

在平常我也经常会用比较风趣幽默的语言跟患者进行沟通。因为到医院看病的患者们本来身体上就已经很痛苦了,所以我希望可以在帮助他们治好疾病的同时,也可以在言语上帮他们放松心态,偶尔逗他们开心一下。

还记得某天下午门诊快结束的时候,一位老人家,神神秘秘的走了进来,他不像一般的病人急着催我快点给他看,而是等其他病人都走了,才坐下来跟我说:“听说您可以治手汗症,我已经71岁了,被这个病折磨的很惨,你看看能不能给我治?”

我摸了摸他的手说,您的手是湿漉漉的,这个病最好的方法就是做手术!他说是啊,我以前听别人说人老了这个病就会好的,没想到70多岁了还是这样,我从年轻的时候就被手汗折磨的够呛了,不敢跟人握手,找老婆也是费了不少周折!您看我还能不能做手术?

我仔细看了看老人家厚厚的病历,发现他在心脏科看过很多次,我问他,您的心脏怎么样?他说我的心脏不好,放了两个支架,一直都在吃冠心病的药。我和他说,老人家,如果您心脏不好,就不要太勉强了,这个手术不是大手术,但是也有一定风险,您的心脏不好,71岁做的话风险是大了一点,我们做过的最大的是66岁的女患者。以前也有一位72岁的老伯,强烈要求做,但是他的心脏和肺功能不好,来找了我好几次,我还是劝他放弃了。

听了我这样的劝说,老人家遗憾的摇了摇头说,那还有什么好办法吗?我真的是被这手汗折磨得挺痛苦。我说您可以试试离子导入,这是目前除手术外最有效的方法。“那很麻烦啊,还是手术最好。看来我没有这个福气喽。”就这样,老人家遗憾的摇摇头,很不甘心的走了。

对不起,老人家,我让你失望了。虽然我们治愈过很多病例,但却也有很多无可奈何的时候…通过这个例子,我也想对天下所有的患者们说:如果生病了,记得早来就医,不要像这位70多岁的老伯一样,留有终身遗憾。

凌晨3点,涟滨派出所紧急拨打了120急救电话,随后医院救护工作人员及时赶到,将一名不到一岁的男婴从派出所接到了急诊儿科。因为这个婴儿身份不明,肚子肿胀发着低烧,而且只要身边没人就会一直哭闹,护士姐姐们便开始一边照顾夜晚来就诊的病人,一边轮流照看这个婴儿。

急诊的工作24小时不间断,但是孩子只要睡醒便一直哭闹,根本不愿待在病床上,于是护士们就临时搭起了一个小床,让孩子躺在上面看着来往忙碌的我们。因为孩子被抱回来衣物脏乱,同事还特意让家人给送来了为自家娃囤的母乳和自家孩子的衣物,在婴儿吃饱喝足后为他洗澡换衣。

随后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婴儿被诊断为肾母细胞瘤待查,这个结果让所有的医生护士们沉默了…也许这重病就是他被遗弃的原因吧。

因为正值端午,为孩子找的福利院交接暂时无法确定,一切只能静待明天,今晚的护士姐姐们还将继续他们的代母职责…在端午过后,派出所已为男婴在娄底市福利院办理好了相关手续,福利院还给小家伙取名为娄康午,寓意端午安康。

在听到关于男婴情况后,社会上很多爱心人士都纷纷来到医院探望小康,给小可爱带来了玩具、衣服、牛奶等生活用品,很多医生与护士也都被这些好心人的举动感动到落泪。

其实到现在为止,我们医生和护士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婴儿的家长能够尽快接他回家。无论出于什么缘由,或是有万般不得已的苦衷,他也是你们的亲生骨肉,是你们重要的家人啊…而且已经有那么多人都在关注他,相信在社会的共同关心下,他的情况也会越来越好。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