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年的毕业旅行,南部的某个中学决定上北部旅行,那是个三天两夜的旅行,第二天的晚上学校安排是到台北的近郊逛逛,因此选上了一家旅舍。

旅舍的八楼都是通 一向是租给各地上台北旅行的团体,尤其是学生或是受顾主招待员工。她们共租了七间房间,小芸她们就住在最靠近电梯旁的那间,刚进门时小芸便觉得门栓却有些松动,但老师正好就在隔壁房,因此她们并不害怕,心想反正也只有一晚,小芸最是好奇因此刚一放下行李就想出去逛逛,翠翠说自己也想出去,因此两人便下了但两人深怕迷路不敢走得太远,一下子便回来了。

回到房间翠翠说自己很累想先去洗,小芸也不坚持,因此便让她先洗,但翠翠出来后热水却没了,打电话询问柜台,柜台说已派人去检修,请她们等一两个钟头。」清儿的故事有很强烈的暗示性,小云感到怪异的感觉越来越是强烈,当然她也知道清儿的故事暗示的便是自己。

「其中有两人一到很快便睡了,另四个因心想已是最后一日,小惠便提议聊到天亮,过了大约一个钟头,电话响了,小芸接了电话,里头是一个很奇怪的声音,说道:“刚刚是你们打过来问,为什麽没有有热水吗?”

那个声音不知是透过电话机有了改变,还是电话机本身的问题,声音平淡甚至没法分辨那人是男是女,就好像是录音带快转了一点所发出的那种很像卡通里唐老鸭的声音,但是音调却比常人慢了一点,因此听得很是清楚。

“是啊!”那人并没说什麽客套话,例如对不起亦或非常抱歉之类的话,接著便挂断了,但就在那时小芸却听到了电话机里一个奇怪的笑声。

进了浴室,小芸感到一阵很大的压迫感,似乎天花板及墙壁都向自己不断地靠了过来,但心想定是自己第一次住在旅舍,才会有这样的感觉。

洗了大约二十分钟,小芸感到有些气闷,这时才知道,原来浴室的气窗并没有打开,她站上浴池边想要上去打开气窗,这时她才知道气窗牢牢地钉在框上,根本无法推开,小芸只感到一阵窒息,似乎里头的空气已经一点一点地被自己吸尽,水蒸汽四处弥漫著,小芸感到越来越是难受,打开门锁想要出去,但这时她才发现浴室已从外头锁住,根本也打不开,小芸开始感到惊慌,心想或许是外头的同学跟自己开著玩笑,

但这时自己已经是大口的喘气,感觉自己即将就要晕了过去,她用力捶打著门,但外头根本没有反应,似乎没有人知道她在里头已在生死的一瞬之间,小芸哭喊著但是根本没有人听到她的声音,她渐渐地摊倒在地,小芸知道自己即将死去,这时电灯渐渐暗了下来,小芸感到胸腔的淤积的废气越来越多,渐渐已经快要忍受不住,她用尽最后一丝的 力量放声地大叫著。

“ㄆㄧㄥ!ㄆㄧㄤ!」似乎是玻璃的碎裂声,一股气流灌进了室内,小芸用力的吸了几口,这时门开了,小倩冲了进来,抱住小芸说: “怎回事?怎回事?”

走出门小惠与翠翠已经睡了,小芸神色仍是非常紧张,小芸一向习惯睡在门口,因此她们也留了那个位置给了小芸。

适才的经历小芸的心头仍是惊悸著,躺下来小芸心情渐渐地平静了下来,但这时心头却浮起了很大的疑惑,因为她依稀记得翠翠说自己因气管不好 因此晚上喘气声一直很大,这时一切都沈寂了下来,但小芸根本听不到翠翠的呼吸声,再仔细听甚至其他五人也根本没有丝毫的声音。

小芸转过身望望小倩,这时小倩的头上毛巾掉了,头上露着一个大孔,里头的脑浆不住地抖动著,小芸高声地惊叫,小倩的身子渐渐地转了过来,微微地笑著说: “你终於知道了,过来过来加入我们,其实一进到这个旅舍,早就注定我们六个全部都要死在这里了。你和翠翠进来时根本就没有查觉到,我是要爬上去打开气窗时,发现打不开,用力使力却摔了下来,敲破了头。小惠她们却都是窒息死的。”

小芸想要爬起身,但身子却不听使唤,黯淡的光照在小倩的脸上,小倩的脸浮出了诡异的微笑,小芸知道这时根本没有人能够帮助自己,身子的力量随著惊恐已经一点一点的消失怠尽,但无论如何必须忍住害怕,因为唯有压抑住恐惧自己才有办法逃离这个地方,也只有自己才知道这里已经消失了五条性命,小倩笑了接著说: “别傻了,你以为你能够逃得掉吗?哈哈哈,一切都是注定的。”

小芸用力撑起身体,这时其他四人开始有了动作,站起身伸出手向小芸靠拢,小倩坐在原处不住地笑著,随著她的笑声其余四人的表情愈来愈是兴奋,小惠说: “小芸,我们四个人是永远都不分开的,这回也不例外,过来吧小芸。”

“是啊!小芸,你不是说你跟我们在一起才不觉得有压力吗?若没有我们你的日子一定很难过的吗?过来吧小芸!”乾脆的话有著强烈的诱导性。

但对於死亡的恐惧依然战胜了友情,小芸奋起身子用力地冲向大门,打开铁勾拉开门,这时身后传来小倩高亢的笑声道:

冲出大门,电梯依然运作著,小云嘘了一口气,身后并没有人跟来,按下电梯往上的按扭,深夜里并没有人乘坐,一晃眼电梯上了八楼,打开门小芸使劲地按下一楼按钮。

静静的电梯里,小芸感到这几秒钟就如几世纪之长,门终於开了。但就在门打开的一刹那,小芸的双腿却跪倒在地,因为她眼前所见的却仍然是八楼。

门又关了,意志力迫使小芸又站起身来,按下了二楼的电钮,这一次一 定行的,小芸心里有个声音不断地说著,但双脚颤抖著几乎无法站立叮!门又开了,小芸大声地哭著:

“不!不 不 天啊!饶了我吧!”但尽管小芸试了一次又一次,她依然到不了任何一个楼层,电梯的楼层的按钮根本如同虚设,因为它们的目的地都只有一个地方--八楼。

小芸坐在电梯内,放声地哭喊著,但一次又一次她还是没法逃离同一个 地方,她想起了小倩的话 : 自己还是会再回去的。 “老师!”小芸的心中浮出了这点的希望,她急速地冲出了电梯,奔向老师房间的门口,她用力敲打著门,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但里头仍然没有回音,过了许久许久,门终於开了,但小芸却吓呆了,来开门的居然就是小倩,她的笑脸几乎就要撞在自己的鼻尖

“小倩!饶了我吧!”小芸一步步地向后退去,这时八楼所有的房门却不断地撞击著,似乎里头的人都要冲了出来,小倩又笑了,声音比上次显得更是兴奋:“再等一会就行了,等她们都出来,你就会永远地跟我们在一起了。哈哈哈”

小芸感觉已经快要承受不住了,但支持的仍然是那一点对於生命的眷恋 ,这时头上突然闪过了一个奇异的想法,因为刚刚的电梯按扭唯一没有试过的就是八楼,小倩似乎查觉了她的神情,大声地叫著:

七个房门同时翻落而下,八十多只手急速地向小芸靠拢,小芸冲向电梯 ,门终於慢慢地关了上来,但这时一时手却伸了进来,那只手不断向前伸展著想要撑开电梯门,小芸用力地按住关上的按钮,终於门关了上来,那只手却掉在小芸的身前,但还是不断地向前爬行著,小芸已经失去了理智和思考的能力,跳起身来,用力地踩在手上,那只手随著她双脚的踏动,血浆喷洒而出,终於一动也不动了。

过了许久许久,电梯门开了,看到门外已经有了改变,小芸终於舒了一口气,但身体却失去了力量,走出大门感到头上一阵晕 ,只感觉耳边一个声音不断地问著: “怎回事?怎回事?”但小芸感到声音却越来越远。

ps:这个故事,在我很多年后对於电梯仍然有著恐惧感,我不知这些故事是真是假,但这只是故事的开始,因为这一夜却与大姐三人有著密切的关系,最近实在没法当来post,但看到版上渐渐丰富了起来,也觉得高兴。 接下来的故事,我至今仍然相当心惊,这也是我对清儿这个人感到惊恐与震惊的地方

展开全部2楼的《逃不出的八楼》是《说鬼人》中的一章。这个故事很不错,很多章节都被当做独立的故事被人发表。建议看看整篇的故事。这个故事大概看过的人不多,是比较老的了,作者是狄耿秋。

冬天很不识时务的早来了半个月。这对于我这个从小生长在南方现在却在祖国的最北方工作的人来说,实在是难以适应。

彻骨的寒风呼叫着,肆意地从我的衣口、袖口钻入我的体内,仿佛千万把钻到要把我分解掉似的。脸上更是如刀刮般地疼。就在这样的黑夜,连月亮都躲了起来,天空仿佛一张被涂满了墨的纸。街上除了我,一个行人也没有,树影在风中狂舞,张牙舞爪,仿佛要抓住我并把我撕裂般。我裹紧大衣,在风中一路小跑。

原来,是一个矮矮瘦瘦的老婆婆,穿着一件卡其色的外套,仰着头看着我。我看不清她的脸天实在是太黑了但不知为什么,她身上那件外套却格外醒目。

“哦,老婆婆,有、有什么事吗?你尽、尽管说。”虽然我冻得发抖,但还是不舍我的绅士风度。她身上那件衣服看起来很暖和啊。

“嗯? ”我感到不耐烦。我也想多穿点啊,可现在哪有衣服啊。“呵呵,老婆婆,谢谢你啦。不过,我现在啊!”

莫落的我孤独地走在这个陌生的城市之中。眼前不时出现一对对幸福的情侣,带着爱情的玫瑰与我擦肩而过。

此时此刻,似乎所有人都躲在幸福的小屋里,把我一人丢弃在一个陌生的异界里。四周的黑暗仿佛随时会把握吞噬。

是个漂亮的女孩,身着白衣,身影窈窕,妖娆地向我走来。虽然脸上的妆很浓,但是很漂亮。厚厚的妆容下是一幅无辜的笑脸。

我温柔地享受了鱼水之欢,她也很陶醉。她的左胸口上有一个鲜红的玫瑰纹身,娇艳欲滴,让我很兴奋。

第二天清晨,天蒙蒙亮,我醒来,身旁一没有他,床已经凉了。不知她什么时候走的。我还没付钱。或许,她厌倦了往日的麻木地流转于陌生人枕边的生活,为了纪念昨天,而选上了我。我们共同拥有了一个美好的情人节。

报纸上,一个美丽的女人双目紧闭,浑身素白,左胸前插着一把匕首,下面的雪则渲染成一朵怒放的玫瑰,娇艳欲滴

今早(2006年9月24日早8:40左右)我实在睡不着了,便爬起来准备去上网。看看B的床上没人,我感到挺奇怪的昨晚她出去K歌,今天凌晨3点多才回来,现在怎么就起床了?真不像她的作风啊。再看看C的床上也没人,看来她去上法语课了。现在屋子里只有V在熟睡中。

刚进屋门,V和B就特激动地冲我喊道:“J,咱们屋闹鬼了!“V激动时声音特别尖,再加上“闹鬼”两个字,我顿时大了个寒颤。“什么?“我下意识地问。“咱们寝闹鬼了!啊~~~~“两个人又是特激动地喊了一遍。我将在门口,背后发凉。我可是刚看完鬼故事回来啊!这时,我觉得仿佛刚才故事里的那个人头蛇身的怪物正盘踞在我们寝室里,枷耶子正在窗外看着我们。。。。。。。

“昨天半夜我听到你回来了啊!蹑手蹑脚地推门进屋,声音特别轻。大概是三点左右。“我说着,可是心里有些发毛。

【昨天晚上的事情是这样的:B出去K歌了,很晚了还没回来。我们要睡了,C是最后进屋的。她说:“我们给B留门吧。“我和V说好,于是C就没有锁门边上了床,此时我们三个人都在床上了。(我们楼的治安很好,屋子里从来没丢过东西,所以我们敢不锁门就睡觉。) 】

我给她们讲了我昨晚的感受:睡到半夜,我迷迷糊糊地醒来,听到门口有按门把手的声音(可能我是被这声音给吵醒的)。我想:“B回来了啊~嘿嘿,还这么蹑手蹑脚的啊。“因为我听到按门把手的声音,却没听到脚步声。我懒得睁眼,于是想象了一个B蹑手蹑脚进屋的情景,便又迅速的会周公去了。(不知道为什么,我醒来时下意识地就觉得是凌晨三点多。)

听完我的讲述,她们两个惊呼起来:“天啊~~~~~~~““啊~~~~ 那昨晚谁进来了啊!!鬼啊!!“

听到“鬼“字,我不由得浑身发毛。“没、没,可能是我听错了。昨晚我睡的迷迷糊糊的,不确定。。。。“我安慰她们, 其实也是在安慰自己。我知道,人在睡梦当中,总是会把自己想象出来的场景当成现实发生过的。可是,我说起来是那么的没有底气。“昨晚你们唱到几点啊? “我问。

“我回来后出去上了趟厕所,然后就上床了。在床上躺了半个小时睡不着,就又下来上厕所。这时我发现门被锁上了!我问V,大中午的你锁门干啥。V说她没锁!我也记得她没锁,我也没锁!“

又是一圈。。。。我开始怀疑有人在外面用钥匙把门锁上了。于是我们就试验起来。先是C,在外面锁门,“啪啦~“,好大的一声。于是我去试验。我小心翼翼地把钥匙插进钥匙孔,一点一点地转动钥匙。开始时没有声音,可是就当第一圈转到头时,“啪啦~“, 还是好大的一声。看来门上锁匙的声音是控制不了的。

“难道是锁坏了?里面的弹簧松了?“我说到,并走到门前按起锁来紧得很。就算是不小心刮到锁,也转不动的,必须用里去拧才能锁上。

最后,我们一切的假设都被我们自己轻松地推翻因为每一种猜测都太牵强了。

“不如把门开着,看什么时候那锁突然卡拉一声自己跳出来,就说明锁坏了。“我说。

半夜我们夜聊时又聊到这个。后来V问我:“J,还记不记得当初2509的诡异事件?“(2509,我们曾经住过的一个寝室。)

晚上同寝的女生都爬上床了,发现没锁门,就互相推脱起来。有人人问了一句:是谁最后上床的?四个人都回答了(我们寝一共四个人)。我以为我是最后上来的,就爬下去锁门。上床后,一个女生cw说:“其实最后上床的不是你,是rj.”rj在一旁偷笑。

突然发现,谁也没问我肯定没问,cw和rj知道答案,也不会问,剩下的L是第一个回答问题的人,也不能是她问的

有一次晚上和我好朋友在他爸爸的单位公安厅里自习,当时那层只有我们三个人我,我好朋友,和她的爸爸。

过了一会想上厕所,就和好朋友一起去了。厕所有两个隔,封闭的那种。只有外侧的那个能用。我和她”伦敦“。

后来我又想去,就自己去了。去厕所要经过长长的走廊,等都是关着的,要路过一个开关开一盏,回去的时候再关上。走廊里就我一个人,空荡荡的,回想着我的脚步声。于是我加快了脚步。

进了厕所,正方便着,听到里边那间里传出”哗啦哗啦“的翻塑料的声音,仿佛有个人在隔壁翻着大大的塑料袋。我有点害怕,特想问隔壁是谁啊,但没敢说出口,怕真的有人回答,也怕没人回答。

其实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奇怪她爸爸怎么会知道女厕所漏水?想来是在安慰我们随便找个借口吧。

我叫刘柱今年十岁,我和奶奶从小就生活在农村。爸爸在外地打工,从我生下来就没见过妈妈。每一次我问奶奶我妈妈呢?奶奶她总是默默的流着眼泪,看着奶奶这个伤心,我也就再也没有问过她。

离我家不远处有一条河,河水非常清澈,但是奶奶经常告诉我说:“在下午的时候,千万不要到那条河里玩,也不要碰那河里的水。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都会答应奶奶说:“哦,我知道了。”这已经习惯了。不管我如何问奶奶,她就是默默的哭着,看着她伤心的掉着眼泪我就再也没有忍心去问她。

小刚突然说:“我们去游泳吧!我说:“不好吧,奶奶不让啊。”小刚说:“胆小鬼怕什么,河水这么浅能有什么事,我们走吧!”

河水里非常清澈,干净的水流就像是水晶般的透明,连在石子间里穿梭游动的小鱼,都能看的见。河水不深,干净清凉的河水,让走了老半天路,热的要死的我们,想马上的让冰凉的河水来消消身上的暑气。

小刚和小明说:“下水吧!”我说:“你们玩吧,我等你们。”话还没说完他们两个就迅速的脱掉了衣服,一头扎进了水里。

于是我便找了一块可以坐的石头上坐了下来,我看着他俩在河里打闹,我也想马上下去,可是想了想奶奶的话,我就没有。

我看了一眼带在手上的表,已经1:20分了,就再我看手表的一刹那,本在河里玩耍的小刚和小明不见了。

我害怕的说:“放手啊,不要”正在我几乎快要绝望的时候,我看见小刚从远处的草丛中走了出来,这个没有头的身体原来是小明。我坐在了地上喘着气粗气,总算松了口气,并生气的骂到:“你们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你们居然吓我。”

小刚笑着说:“别生气了,刚才看见你在河边睡着了,所以,我和小明商量吓吓你,他说你胆子大嘛!”

我几乎有些不相信的问:“什么4点了。我睡着了吗?”我们边走边说着,我走在了前面,我不管怎么问都是没有回答我,我转过身看了看,他们又不见了。我生气的喊着:“没完没了,好你们藏吧,我自己走。”

就在这个时候,奶奶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两只手抓着我的胳膊问:”我你动没动那条河里的水。我说:“没有啊”

奶奶说着:“他们没有吓你,你以后在也见不到他们了,你妈妈和你爷爷就是消失在那条河里的,你现在该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去那条和里玩了吧!”

奶奶叹气的说:“我们家刚搬到这里的时候,你妈妈刚生下你没几天,你妈妈和你爷爷去对面河岸摘菜的时候。你爷爷不小心掉在了河里,你妈妈去扶你爷爷的时候,不幸也掉在了河里,河水很浅,他们就怪异的消失了。

我回到屋里看见你妈妈,坐在你身边前看着你,我问她你你爷爷呢?他指了指门后,我向门后看了看,只看见地上有一滩水,当我我在看你妈妈的时候,你妈妈也不见了,在她坐过的地方也有一滩水,从那以后在也没见过你妈妈和你爷爷。” 奶奶又下了眼泪。

不知道睡了多久,就在我睡的正香。我仿佛看见了小刚和小明,妈妈和爷爷,我仔细一看,不那不是,他们脸色发青,腐烂的眼睛里还不断的向外拱着白色的虫子。

这时一声凄惨的声音喊着我的名字:“ 来啊柱子,来啊柱子我们好冷来陪我们啊,我们冷,我们冷,来陪我吧!”

他们从河里向我爬了过来,双手向我的脖子掐来,“来陪我们吧,就是你害死我们的,掐死你。”

我猛然的醒了,坐了起来,喘着粗气, 就在这个时候一双手拍在我的肩膀,我猛然间得转过了头,我说:“原来是奶奶啊,奶奶你怎么在我房间?”

我躺在床上,想着刚才的梦,透过月光我看着窗外晃动的树枝如群魔乱舞般,心情非常复杂。“你在看什么”?,一个惨叫般声音打断我的沉思,我赶紧起身左右看了看我的房间里,

什么也没有,我下了床,向厕所走去。冷风嗖嗖的吹着,冷风吹进脖子里面, 就像是有一个人正往你脖子里面吹着气。

它一点点的起身,向我爬了过来,它满身是血,像是被高度硫酸浸泡过的身体一样,全身的衣服被血水侵蚀 ,身体慢慢的腐烂,臭味令我窒息,最后成为一滩浓血水。

尿液顺着裤腿流了下来,瘫痪似的坐在了地上,我想爬到奶奶的屋子里,平日里我的房间和奶奶房间不到3

米的距离,我感觉眼前的房间里变的好遥远好漫长,一点点的移动。正当我费力的爬着,一个不知道是什么

我感觉有哭声,像是绝望的哭声,却更像是失去亲人般地痛哭?我不知道我是怎么,难到是我死了,不可能,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心脏跳动的频率。

那是奶奶,我绝望般的坐了起来,我感觉到,我的双腿根本没有任何感觉,有一个陌生的女人扶住了我,

我说:“我想在看看在奶奶”,爸爸背我来到了奶奶的遗体前。那是什么奶奶的遗体几乎是干尸般一样,像是死了好多年的尸体。

第二天醒来,爸爸坐在我的床边,看着我醒了说到:“儿子,以后爸爸会照顾你一辈子的,能不能走路都没有关系,你高兴就好。”我回了一声“噢”

一转眼已经70年了。我孙子明轩问我:“爷爷,“那后来呢” 我打断了孙子的问话,我说:“回家吧”明轩不情愿的说:“哦,知道了。”并推着轮椅上的我回家了。

晚上,明轩又缠着我给他讲故事,我说:“轩啊”!“你回房睡觉吧,爷爷累了”。 明轩不高兴的走了。

我躺在床上睡着了,梦里梦见我又回到了少年时代,爷爷,奶奶,小刚,小明,爸爸,还有妈妈,正在看着我微笑,他们是那么慈祥的坐在饭桌上,对我说,“柱啊,快来吃饭,就差你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