轿夫没办法,继续朝前走。又走了一程,四个轿夫累得出气不赢,衣裤都在流汗:“县老爷,歇一下吧?”

抬轿的只有依坐轿的,四双脚硬撑,只走不歇。又走了 一程,县老爷自己把腿子坐麻啦,腰板坐酸啦,想下轿活动活动腰腿,才准歇:“好,你们先就要歇一会的,歇。”

县老爷不懂轿夫们是对着猪头喂食,他傲得很:“没有才学,能出门做官?未必你们还想咏诗作对,试试本县的功夫?”

杜老幺一听,嗬,八字还没一撇,九字还没一钩,他就想把工钱赖掉不给哪!便答:“好说,老爷猜到了,我们冒起①【① 冒起:方言,豁出去之意。】不要工钱就是。老爷若是猜不到呢?”

“夹倍?莫想那个事!”官连连摇头,他舍不得把钱,“你们打的些谜子,本县岂有猜不到的?万一猜不到,本县卯起不坐轿,自己走!”

县老爷一听,为了难啦!这是什么物件哪?“系着”,照理更应当还在这里呀,怎么倒还“爬起跑了”?左思右想猜不到。其实,这个谜子简单,说的是系在脚上、爬山走岭的草鞋,千家万户都有的,县老爷见过不少,猜不着。猜不着,面子还得救住,他不甘心就这么不坐轿子了呵!

杜老幺说:“只要老爷说话算话,叫再打一个就再打一个罗:天知我有,地知我无。人知我有,我知我无。打一物件来?”

官一下又愣住了。文趣得很哪,还是猜不到。天晓得我有,地又晓得我没有;人家以为我有呵,我又晓得自己没有,未必是指桑骂槐取笑本县?

这第二个谜子,说的是脚上穿的袜统子。布袜子穿破了底,长统子还在,丢了可惜,穿草鞋之前套在脚上,免得刺 条扎腿。从上面看或旁人看,像好袜子,有底;从下面看,没有底,穿的人自己晓得。

轿夫呵,背夫呵,常常是袜底先磨破,穿袜统子的今日有张三,明日有李四,他们都晓得这个谜文。可县老爷哪猜得到呢?

官无可奈何,听着轿夫们一声吆喝,空轿子被他们抬上了肩。杜老幺说,“老爷听这第三个,还是打物件的:少时青,老时黄,千锤百打配成双。有耳听不见人的话,有鼻闻不出臭和香。”

县老爷干着急,又猜不着。有鼻子有耳朵,竟闻不出味、听不见声?猜是骂人的吧,那“配成双”又作何讲解?既是成双配对,何必又“千锤百打”?唉,算是见了鬼哟!

这第三个谜子,说的又是草鞋。草鞋当然有耳子、鼻子哪,不然系不成、穿不成嘛!三个谜文,两样东西,都在轿夫的脚上。县老爷一个也猜不列,杜老幺他们“呜”的一声,说走就走。

鬼大爷鬼故事是原创故事网站,我们每天更新最新故事,各类民间故事大全,喜欢本站记得告诉您的朋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