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最恐怖短篇鬼故事:一句话就让你毛骨悚然

有些鬼故事很短却很吓人,让人看后脊背发凉越想越瘆得慌,可就是因为这样,偏偏有很多人越喜欢看这样的小故事,那么有哪些短篇鬼故事是超级恐怖呢?有胆你就接着往下看!

我们家那胡同最头是几个祖坟,我家住胡同的令一头。祖坟在一住家的门口,时间长了大家都快淡忘那里是坟地了,据说有将近五百年了,开始大多数不知道那有坟,是在坟前那家的孩子晚上上厕所,有七八岁吧那会。让他妈给送纸,他妈在屋拿了纸从窗户往外看,看见三个人,穿着古装,面向西面,她就吓坏了,又是大叫又是打电话叫人,等人来后就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他们陪着到了天亮,等天亮后人们就讨论着事,老辈的才记起着有几个坟,他们小时候还添坟呢,后来商量着把坟挪走,在我们那叫拔坟,那时候我还上五年级呢,等我放学回来看见已经挖出来三个人骨架了,坑上面用一张大红布遮着太阳,旁边放着四个棺材,看见从里面挖出来的好像是瓦一样的东西,刻着字,还有点大钱(古代的铜板。)一直到现在每次回家我走到我家房后面都是一直跑回家,不敢向那头看。

小红家住在10楼,不幸的是今天电梯坏了,小红只能爬楼梯下去上学。更不幸的是她在1楼摔伤了脚,根本无法走路,无奈之下只能电话让妈妈下楼背她上去。一会妈妈到了楼下,妈妈背着她一直走到8楼这时小红接了一个电话。

有些大厦,因为四字不吉利,所以没有四楼,小时候,我就是住在那种大厦的五楼。有一次,我放学回家,在坐电梯时,电梯突然在三楼至四楼停了下来,然后电梯慢慢的打开了。我望出电梯,看见四楼的字样,马上关了电梯。

到家时,我告诉妈妈,妈妈说是我看错了,但是我明明看到四楼的。第二天,全梯停电,所以我走楼梯回家,过了三楼,我继续走,但上层竟然是四楼。我是真的走到了四楼了吗?我打开四楼的防烟门一看,看见了一个女尸挂在水管上

在桐峪村有这样一件事!在解放前,有一个人在街上闲逛,突然走过来一个老头!老头拦住他说:“你快死了!”那人自然十分生气,说:“你才快死了”。老头儿一点儿也不生气,“你不信的话,就回家量量,你家的炕是个棺材形状,一头长是XX尺,一头窄是XX尺,我在这里等你!”那人听了将信将疑!跑回家一量,果然如此,不差分毫!他脸色惨白的去找老头,老头让他把炕毁了,重新砌一个!那个照办,一直到80年代才死!这都是有线、停尸房的医生与护士

一位医生在做完急诊后已是午夜,正准备回家。走到电梯门口,见一女护士,便一同乘电梯下楼,可电梯到了一楼还不停,一直向下。到了B3时,门开了,电梯门开了,一个小女孩出现在他们眼前,低着头说要搭电梯。医生见状急忙关上电梯门,护士奇怪地问:“为什么不让她上来。”医生说:“B3是我们医院的停尸房,医院给每个尸体的右手都绑了一根红丝带,她的右手,他的右手有一根红丝带”护士听了,渐渐伸出右手,阴笑一声说:“是不是这样的一根红绳啊?

阿方是一个大排挡的老板,以前他的生意不是很好,但是自从得到了一位高人的指点后,他的生意一下子就红火起来了,特别是酱鸡爪,但他每天都是限量供应十份,谁来了也没的多,这可苦了我这个食客了,有时候去晚了,就没了,那一天我是怎么睡也睡不着,就为了那一碗鸡爪,然后我突然想起来他有一个怪毛病,他的厨房周围都是用黑布罩着的,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做的菜的,最奇怪的是,我从来也没有看见他向谁购过鸡爪,他也没有鸡,那他的原料是怎么来的呢?

那天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就悄悄地躲在了他的屋顶上,掀开了屋瓦的一角,心想学到了我就自己做,我从细缝看到,那真是一辈子也忘不了的情景,我看到了只手,那是人手,还连在人的身上的手,不过已经不全了,那个人还活着,我看到他的脸在扭曲,但是叫不出来,他全身只是皮包骨头,可是手却是肉肉的,那只手是被钉在墙上的,灰黄色的,掺着一丝血丝,还在抖动着,这时外面有人叫一份鸡爪,只见阿方熟练地从那个手上斩下了一块,他飞快地剁着,然后下锅,加料,很快,一盘鸡爪就香喷喷的出锅了,阿方将它端了出去,这时,我发现他冲我这个方向笑了一下,”咚!“我吓得从上面掉了下来,掉进了阿方的厨房,

这件事情是从同事那听来的,这个故事发生在农村,有一位名叫小霞的女孩,她妈妈住在孔家村,前不久去她家住了十多天,在这十多天里,小霞的村子连续自杀了三个正是壮丁的男子,而且死前没有任何争吵,都是喝药死的,其中有一个镇的校长。

据这校长的妻子说,校长临死前一晚回到家中看到一位身穿红衣的女子进了他家的房子,他看到那红衣女子进屋后,就没先叫住她,他想反正是进屋里,一会就能看见是谁,就把摩托车放好,锁后进屋后问他妻子,谁来了?妻子说:”谁都没有来,校长说,我亲眼看见一位身穿红衣的女子进入咱家的屋里了,怎么会没人呢?他找了一圈后,没有人,就当自己眼花了,结果第二天校长就喝药死了,这个喝药死的人是第三个自杀的男人

而小霞在每一个自杀的人死后都去看了,虽然怕,但因为关系都较好,不得不去,小霞的妈妈也较怕,就回自己的家了,在小霞妈妈回自已家这一晚,小霞总感觉到下一个人死的人会是自己,怕得要命,到了晚上,小霞下炕去小便,在农村到了晚上都是拎一个桶在屋里当便盆的,这个盆通常放在离卧室相邻的屋,(在农村通常外屋,或外地),她刚蹲下,就听有人叫她的名字,她听得真切,刚要答应,这时就听到卧室她老公喊:“霞,别答应,”霞吓得跑回屋里钻进老公的被窝,

我们学校是个外语学校,有一些时间夜里经常有一个穿红衣服的女子深夜上门推销,也不知道她是怎么逃过楼下检查的。天天夜里都来,一间间房间的敲,如果有人开门就问;要不要红衣服/由于女生被吵后非常生气,都大叫着不要,一连几个晚上都这样。有一个晚上,那个女子又来了。咚!咚!这时门开了,从里面冲出一个女生对她大吼;“什么红色的衣服?我全要了。多少钱?”

那是我第一次坐午夜末班车,加班时间太长了,我很晚才回家,没有车了,我等了好半天,才等到最后一班车,车上的人很多,大约都是想赶这最后一班车吧,我只好站在拉环边上。从人堆中,我看见了一只手,

我不禁想入非非了,这时车上的人已经很少了,不知道谁开了窗户,风从外面吹了进来,吹得我不得不闭上眼睛,好半天才睁开,这时,我发现在奇怪的事,为什么她就站在窗边,头发却一点也没有被风吹乱呢?人越来越少了,她的全身露了出来。我看见了什么?天啊,她的脚是空着的,她整个人全挂在空中的,只有她的身体随着风在一晃一晃的

呀呀呀呀我惊叫了起来车上的人都在看着我。他们一定是没有看到,女人听到了声音,向我转了过来,一张惨白的脸,一点血色也没有我不停地叫着,那个女人惨惨地笑了一下,便隐出车门消失了

在某个学校有一对情同手足的好朋友住在同个寝室一个睡下铺一个睡上铺,平时她们都是同出同进,从不分开。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