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海力布的故事

小白蛇说:我是龙王的女儿,为了报答你,我把这颗金珠子送给你,它会给你带来无尽的财富。海力布却摆摆手,没有要。

最后,小白蛇吐出一颗看起来很普通的小石头说:这是一颗有魔法的石头,把它含在嘴里就能听懂动物的话了。这真是太神奇了!海力布高兴地收下了小石头。

小白蛇叮嘱海力布:你要记住,千万不能把听来的话说出去。否则,你就会受到最严厉的惩罚!海力布点点头说: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说出去的!

这天,海力布又来到山中打猎,忽然听见一群大鸟在商量:咱们赶快飞走吧!今天晚上,这里的大山要崩塌,大地要被洪水淹没了!对啊对啊,快飞走吧!

海力布听了,大吃一惊,急忙跑回来对大家说:咱们赶快搬到别处去吧!这里不能住了!大家笑了:怎么不能住了?咱们不是世代都住在这里吗?

海力布急得掉下了眼泪:相信我吧,赶快搬走,再晚就来不及了!不明缘由的村民纷纷追问海力布:住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搬家呢?到底是为什么啊?

为了救大家,海力布只好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就在他说完的一瞬间,海力布的身体开始僵硬,不一会儿,就变成了一块冷冰冰的大石头。

大家刚刚走远,天空突然乌云密布,接着就下起了倾盆大雨。只听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大山崩塌了,洪水涌出来了,村子瞬间被淹没了。

大家都得救了,海力布却永远变成了石头。人们纷纷献上鲜花,世世代代纪念他,据说现在还能找到那块叫做海力布的石头呢。

一,佟佳氏,名哈哈纳扎青佟佳氏是努尔哈赤的原配夫妻,佟佳氏是努尔哈赤的结发妻子,努尔哈赤他19岁分家,这个时候就和佟佳氏结婚,时间是万历五年,1577年。结婚以后就生了一个女儿叫东果格格,后来嫁给开国五大臣之一何和礼,之后就生了长子叫褚英,随后又生了第二个儿子,叫代善,代善出生的时间是万历11年,1…

这是我朋友小黄发生的事,小黄跟男友一起合租一个矮房的二楼,两房一厅,有一个大阳台,阳台看出去也都是不超过两层楼的房子,所以可以看到天气好的时候,住同一条巷子的邻居们都在二楼阳台晒衣服。住这里安静,邻居们也都很好,还会互相提醒到垃圾,唯一小黄不太放心的事情是,不知道哪一户,家里好像有患有精神病的男子,每个月总是不定期的在某一天半夜,会听到有男人鬼吼鬼叫的声音,第一次听到的时候问楼下的房东,房东不愿多说,只说那男生是可怜的人,不知道发生甚么事就发疯了,现在由亲戚帮忙照顾,再三保证他不会伤人,只是偶尔会吵到大家…

勾魂传线)某日,午后,林太太一袭黑衣,默默结束了林先生的葬礼。回到家后,她脱下外衣,全身冰凉地躺在家里的大床上。她觉得自己的头脑里,浮想如同浮云般重重叠叠地堆积着。而窗外,是秋日的阳光,灿烂得夺目,如今,那个瞳孔里有火的男人,已经燃尽,只剩下窗边那些焦灼的葵花。于是间,在每一个冰凉的夜晚,在…

女生厕所在某校的女生宿舍中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一件事:该校的女生宿舍,由于其建造于建校之初,因此设施比较简陋,狭长的走廊中只有一盏灯,晚上被风一吹,晃啊晃的,十分恐怖。所以,那些大学中的妙龄少女,一到晚上就不太敢独自去上厕所。有一个女生,宿舍在底楼。有一天,她吃坏了肚子,还没到晚上,厕所就去了三次,她心…

殡仪馆附近人张萧雨与王楠从幼儿园到初中都是同学,后因两人学习成绩的差异性,导致到高中时才分开上学。但两个人的父亲为同一单位的同事,而且同住在同一个单位的宿舍楼,所以两个人依然保持着相当好的关系,可以说不亚于亲兄弟的关系。转眼间两个人都已经上大二了,暑假到了,张萧雨收拾好行李买好车票回到了家里。到家后,张…

女厕里面的女尸大雨在一刻不停的下,细密如针,磅礴如海。苍穹灰暗,人间沉寂而苍茫。我一个人在这无边无际的大雨中一路不停的向前狂奔,而就在我的后面一个穿白雨衣的女人正在紧追不舍我来不及回头看,不,是我根本就不敢去回头观看,我只能凭借着直觉感受白雨衣”的存在…

午夜出租车这个故事有很多种说法,我相信我是坐了一回天堂的出租车,而我的朋友们则说得更为离奇,说我会遁身术。至于我的妻子,她,她说我那天根本就是爬回来的。那天我们同学聚会,玩到子夜犹不过瘾,六个在班上就很铁的哥们(其中有三个女生,呵,不如叫姐们算了)又继续出去玩。我们到海阳路上的天上人间&rd…

乡村怪谈之鬼村的故事很久以前,有一个四处游历的赶路人傍晚到一个小村子投宿,村子不大,依山而起。故事就由这个小山村开始。那个赶路人在村口看到了村长,村长坐在一个黑黑的棺材上,正吧嗒吧嗒悠闲地抽着旱烟。村长听赶路人的叙述之后边说住处倒是有一间,只不过很久没人住了……\没事,没事!赶路人显然已经很满足了。村…

殡仪馆诡异事件簿殡仪馆一直是一个阴气很重的地方,殡仪馆尸体更是十分恐怖,今天就说说殡仪馆诡异事件簿,和大家谈谈殡仪馆之奇闻怪事。殡仪馆诡异事件簿晚上写完稿子,出去溜达了一圈,回来的路上收到了阿明发来的消息,说要给我提供个素材。其实,我一直在纳闷,这小子一直都是喜欢写诗词,那里会有鬼故事的素材给我提供。我疑惑间,回了…

迷途的新娘路很宽敞,但是没有任何行人,几盏路灯在微微地发光做着无用功,夜还是一如既往的黑,仿佛和黑色地面连成了一片。走了很久,还是看不到半个人影,我开始怀疑我的直觉了。就在这时我似乎听到了什么微弱的声响,好像从旁边一个窄巷里传出来的。我连忙快步跑了过去。那是一个更黑更冷的小巷,一来到巷子口,我就看到了那熟…

帮猴子接生得善缘旧朝有个小山村,民风朴实,村民倚山而居生活十分惬意。不过山上那群脾气暴躁的猴子却颇让人头疼,自打它们出现后已有不少村民被误伤。村中一个姓徐的寡妇也对这群猴子反感至极,她是个接生婆,每次上山采药总能碰见这群烦人精。某日晴空万里,徐寡妇背着背篓上了山,寻思趁着天气晴朗多采些药材备用。可上山之后徐…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