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行健的《野人》第一章描述了什么样的故事?

第一章,”薅草锣鼓、洪水与旱魃”。老歌师唱着情歌,帮手们大声应和。生态学家找到林业管理处请他办手续,林主任却说下班了不办,但是当他听说他有林业部的介绍信时,立即变得热情起来,安排他到招待所里去。看到女招待员,生态学家不由想起刚离婚的妻子芳。考察野人的记者碰到生态学家,主动同他攀谈起来,问他对野人持有什么意见,生态学家说他没有做过研究不能发表意见。生态学家询问记者这里的森林保护怎么样,记者说”文革”期间讲”以粮为纲”,这里砍林造田,原始森林已经不多了。生态学家说破坏了人和森林的关系,人类生存就受到了威胁。在他们谈话的时候,芳的影像对生态学家抱怨说他的工作没有意思,他不了解女人。外面下大雨,洪水大涨,群众看着洪水又担心又心烦。生态学家回想起自己的经历,回想到妻子芳因为他只顾忙于工作而不关心她、理解她,说她感到一切都没有意义,决定跟他离婚的事情。生态学家决定把家中的所有一切都送给芳,自己则去住集体宿舍。在他和妻子谈话的时候,外面的雨一直在下,群众不停地说,这雨真烦人。小学教员找到生态学家,准备带他进大山。村民李老大盖新房,工匠唱着民谣,热闹非凡。媒婆要给他儿子说亲,这后生却说他听他爹的。老歌师曾伯受李老大之邀来赞上梁,他唱着民谣,然后杀掉公鸡,用它的血祭梁。一群人跟着林场的梁队长,请求他发货,梁队长要他们去排队,说现在木材紧缺,如果他放松一点,如果没有国法管着,这林子早就砍光了。小学教员和生态学家准备进林场,梁队长向他索取证件,当听说他是中央林业部派来的科学家时,让他们进去了。生态学家看着森林,感叹现在的土地上无论是平原还是山冈,到处都是城市,再也找不到保持着原始生态的森林。在他说话的同时,老歌师唱着民谣,踏着道家所谓的踽步,带领一队跳着傩舞的人群前进,然后跪在地上求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