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更衣室的血脚印

白色的地瓷砖上还残留着水渍,在日光灯下晃眼异常。林青吐吐舌头,见门边放着一双拖鞋,检查了底是否干净后才安心换上,这才走进更衣室。“好滑哦……那个阿姨真是,也不擦干一些……”空旷的更衣室中回响着她的脚步声,周围是一片漆黑,只有这更衣室明亮得更显出孤独诡异来……林青打开更衣柜,碰撞声在空气中弹开来。远远的,在这个更衣室的水池上,似乎还隐隐传来一滴一滴淌水的声音……她头皮发麻,这样的环境勾起了她的不安,她不禁加快手上的动作,期望快些整理清楚好离开

一声异响在此时绽开,特别牵动人的神经,刺激人的心肌。林青神经质地回头一看,却见一排怪异的血脚印从门外由浓至淡,逶迤蜿蜒到自己脚下。霎时间林青脸色煞白,手一松,衣物一干物品应声落地。林青连捡都不会,那双手已经只会打颤了……

林青回头看那些血脚印,那种扭曲的红色在白色的瓷砖上,像毒蛇滑过,林青顿觉一股冷气从脚底直升上来。那些脚印就在那里,很显眼地在那里,刺激着林青的视觉神经……恐惧整个打翻开来,血色脚印的存在遮盖过了一切……

“啊!!”林青惊叫一声踹掉拖鞋,向后跌去,见一更衣柜边有一杆湿润的白纱拖把,像见了救命稻草一把抓过,口中战战地念念有词:“擦掉,擦掉,只要擦掉就好了……”说着就用拖把去擦——不想拖把一触地更是一片鲜艳的殷红泛开,像从何处冒出来的鲜血源源涌出,林青越是想将脚印擦掉,越是红彤彤的一片,终于到处是血红……

刚刚那些个女生这才细细打量开:一个女生(不是男鬼),斜扎的长发,整齐的流海在额头和脸颊垂下(不是贞子),大而有神的眼神里有些嗔怒(是活人),还有快要打下来的拳头——“九婴啊~~活吓人啊你!!”

alan回头,狡诈地笑了一下:“要不要我告诉你?请我吃饭,我就……”还没说完就来了一阵迎头痛击:“哎呀!!alan!你怎么能怎么做呢??那个林青学姐是哪里惹到你了你要这么对付她啊吓??这是违反校规,要被开除学籍的!

“alan?你想说什么?”九婴心里发毛。却见alan不理会她,还在演说一样:“既然弄脏了地板,那么只好——”拖了个长音,目光也落到角落的白纱拖把上。他走过去举起来,对着拖把左右看看,“很干净——用这个吧。”说着递给九婴。

“你这是……”九婴忽地明白过来,接过拖把往那些血脚印上一抹——顿时出现了鲜艳的红色痕迹。“alan,这是?”她惊谔地回头对着alan.只见他从背包中拿出一瓶液体,拧开盖子往地上一泼,那些液体所到之处都变成了红色。然后他手一摊:“如何?明白了吗?”

原来那天晚上alan被叫来检查是否恶灵作祟,否定后学校就将其列入了学生恶作剧的范畴,为了维护学校名声,竟采取了保密措施,想让事情不了了之。alan仔细检查时,在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落发现了一瓶类似化学药品的液体。之后他悄悄带出来交给化学老师,谎称是要找他分析药品,这才明白了这个化学实验般的恶作剧真相。

“现在最好祈求一切安好,否则……”alan不做声了。九婴也跟着沉默。半晌,alan招呼着:“记住哦!今天的事不要对别人提起,省得惹麻烦!他一看手表,”好了,快点把这里整理一下,该回去了。“

“你知道什么?那恶灵设了灵障,根本冲不进去!”alan一咬牙,抽出了白符,“让开九婴!!——”白符蓦地贴上门去,霎时间轰然是一片混沌,从白符里喷出烟雾,随着他的咒文开始散开。九婴看的出alan很辛苦,或许那恶灵怨念太深,符咒要解决这灵障很困难。

门也在此时被冲破——而门后那惊悚的一幕让两人惊呆了:整间更衣室中全是血脚印,还有血迹斑斑的印记布满了更衣柜;门边是一双从腕处撕断的脚,脚底上全是鲜血;门正对的一堵墙上用血写满了什么,字迹紊乱,像遗书似的,而墙角是一双折断的手指蘸血的手臂……

原来,林青和吴姗原本的关系并不坏,两人曾是相当好的朋友。后来在一次聚会上,林青当着众人的面揭了吴姗的短,正好吴姗喜欢的男生也在场,被林青一说,吴姗顿觉大失面子,当众与林青翻脸,两人从此产生裂痕。吴姗报复心强,便利用对林青多年的了解,策划了这一场事件,用alan推理出的方式装作闹鬼,不想吓死了林青,自己也被亡魂索命……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